蛻變、冥王星、火焰 .

19

2006年結束了,在這個大火之年結束之前,冥王星順利通過射手26度,也就是俗稱的宇宙中心。感謝光護佑我們一切安好,至少並沒有帶來太多恐怖效應,對於受到波及的朋友們,我也相信宇宙將會照顧這些人,因為他們也都是宇宙的一份子。我的命主星-冥王星(也呼應到BUTO眼鏡蛇女神那篇文章的未來走向)無限的威力,在年關將結束的那兩週內,給我一個超級禮物。

在12月中旬,我認識了一位朋友,她告知我身上有沾附物,一個在右臂肩骨處(後右心輪),一個則是在後腰,而且已經有一段時日了。之所以會認識這位朋友是因為當時的我過敏嚴重到一個可怕的程度,一開始是後背發癢,接著就是雙臂跟雙手,起了一個個小疹子,一抓就像是被蚊子叮咬一樣的漲大而且發紅發腫,而整個人感覺到沉重以及疲憊,更別說要做些什麼事了。看了醫生診斷結果是季節性過敏。這讓我還頂吃驚的,因為我的鼻子過敏跟皮膚過敏似乎是從2006年之後才有的,之前的我雖然有過敏體質但是似乎從來沒有被觸發過。自從我專心的接觸靈學以及修行之後反而觸發了過敏體質,中醫生認為我的體質很詭異,竟然在短短2~3年之內可以從陽燥變成陰涼(我是不太懂差多少啦),總之,就是體質改變了。

至於我的沾附物,其實我並不意外,也很謝謝這位朋友的積極處理。據說她們很努力的對戰,但是個人我卻似乎躲在一個保護罩之中,很意外的竟然沒有什麼感覺,頂多只感覺她們來了兩個半,為什麼會有半個呢?據說是因為有一位是負責燒草等等的工作,所以能量可能傳遞的比較不完全。據說她們費了很多力氣,在這裡很誠摯的感謝他們對我的付出,所以我想我也應該做一些努力了,對於我自己的能量以及生命,所以我告訴自己該是面對的時候了。

當天晚上,我抽了奧修禪卡:罪惡感。那當下我立即進入冥想,希望釐清我右邊肩頭的能量狀態是怎樣一回事: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高中的佛辰宮事件。一直以來我只有把焦點放在是非對錯的定位上面,但是我從來沒有去思索過這件事情對我的生命意義會是如何,因為我對於那個地方以及那個宮主並沒有放下以及釋懷,所以我也沒有原諒我自己。

當時的我聽見對方直指我是XX轉世或是OO附身,以致於家運衰落跟我父親的身體沒有辦法好轉。其實已經種下我對於自己的罪惡感以及愧疚感,一方面跟我對於自己的缺乏自信相應之外,更甚成就了一種意業:我必須時刻提心家人的動態,否則發生了什麼事情可能是因我而起。想到這裡我已經全身發麻,右心輪一陣刺痛,在脈輪系統之中右心輪就掌管著罪惡感以及傷害的愧疚感,更象徵執著的能量。

第二天,在與一位好友的對談中,我立刻發現,我完全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起心動念:為什麼我從來想過要祝福那位宮主?如果我已經真的釋放了那時候的傷痛?雖然我治療了心輪之中與母親之間的拉扯與憂傷,但是對於這位宮主我卻從來沒有想過要與他對話。當下明白了悟這個玄關,我就閉上眼睛冥想著從我的心輪散發出白光,白光慢慢凝聚成一朵透明的紫色蓮花,晶瑩透紫流光迴轉,花心藏金子,顆粒見真知。然後遙想當初我去的那個宮廟以及那位宮主,親手將這朵蓮花獻給他,瞬間我們的靈魂都笑開了,我念著:感謝你教導我學習釋放與感念,感謝你給予我這樣的課題,原來我們一直以來都沒有解套,現在我誠心的祝福你,並且讓你回到自己的內在裡面去。

接著,我的右肩頭像是觸電一樣,既麻又電,沒想到我的執念竟然可以造就將近七年的壓力,讓雙方一直處在拉鋸的折磨之中,我祈求宇宙光陪伴我解除這個咒縛。慢慢的我的眼前出現藍光,接著我被一層琉璃寶藍光罩住,心象之中出現了準提佛母,以及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站在最後的是剛健大慈綠度母。準提佛母跟我一起拔出以螺旋狀鎖進右心輪的黑色固狀物,那時候我發現全身體溫極高,頰部瞬間竄紅,一陣冷一陣熱在身體上交替。在拔除的過程中我不斷感覺到右手肌肉放電,前臂顫抖不止,而且連打了好幾個大哈欠(我認為這或許是吼叫聲的轉化,我可感覺到一種靈體上的痛楚)

心象之中,可以清楚看見拔除過後的黑色螺旋物,我便唱起嗡啊吽,而這個黑色螺旋物也就粉碎在光中了。但是我的能量體似乎就有一個傷口,千手眼觀世音菩薩用月輪的光罩著它,慢慢的似乎也填補了不少,最後則是綠度母送給我祝福。

至於後腰的沾附物,我並沒有看見他的樣貌,因為綠度母瞬間轉換成紅度母,在我還沒有反應的狀況下就將那個看起來像是蜘蛛的東西拔起來吞下去(嗯!我是看見吞下去沒錯,度母信仰者請不要打我)。

拔除之後的第二天就發生了一連串有趣的事情,我長達一年的頸部酸痛一醒來就減輕很多,而且轉動頭頸竟然有明顯的喀喀兩聲。但是我的後腰竟然酸到起不了床,我馬上做了白光冥想,去檢查並且支援我的後腰(開玩笑,我六七點就要起床上班勒!)我發現那個蜘蛛狀的能量體應該支援我受傷的後腰一段時間了,當下馬上起了心念謝謝她並且請光送他回去他進行的旅程。然後看看手錶,發現竟然才凌晨3點多,我只睡了3個小時又醒來了(這狀況連續了好幾天),一躺下去感覺到背部有強烈的脈動,但是舒服到我睡著。

之後我的生命起了大變化,劇烈並且難以預測。那天我跟著父母上山採柳丁(全身痠痛還是得上去,我總不能說昨天晚上我拔了能量體現在很無力!~),而一向跟我親近的阿姨與我聊很久的天,他一直很鼓勵我去做諮商以及另類療法,而我的能力以及努力他與她的朋友也受到我的幫助過。那天晚上我便下定決心要好好的跟父母談一下,我已經無心走回傳統的諮商了,我想去進行我一直想好好學習的水晶治療以及各種替代療法或是另類醫療,我想這才是我會做得愉快的工作。跟台東的佩芬老師聊過之後,他也深感贊同,於是我便鼓起勇氣說要與父母詳談的概念。在阿姨家,兩個家庭的家長聽著我顫抖的說出我的感覺,我想我應該帶著哭音的。沒想到父親竟然一口答應,理由是:「這種工作跟諮商一樣在台灣都是新興行業,一樣風險很高。而且這種事情也不是普通人做的,你有興趣也有能力既然確定了,我們沒有理由阻止你。」母親則是認為我只要能夠讓自己過得很好就可以了,他並不擔心我做怎樣的事業。

這樣的結果真是讓我太驚訝,我原本已經補了兩次習,照理說應該要堅持下去(以我以前的慣性也是會咬緊牙根撐過去的)但是這次,我確定自己的想法,並且大膽的向父母提出商量的要求,我想連父母親也嚇了一大跳吧!

然後也發生了一件對我而言很重要的事情,在我的指導靈屬團隊中,有兩位對我很照顧的女性指導靈,告訴我她們完成了階段性任務:守護我確定自己的生命方向,這過程中她們引領我找回有關塔羅以及占星甚至西洋巫儀等女巫相關的細胞記憶,並且時刻交替互以溫柔或剛直的指導語提醒。現在,我已經向父母親提出請求也獲得同意,她們完成任務,將要進行下一個任務,到這裡我已經眼淚流到不行,心中除了感謝還是感謝,她們說我是很認真也很乖的學生,雖然有時候耍耍脾氣也太愛哭,但是我對自己很負責。突然我娘在廚房喚我過去幫他,讓我提早在心理面跟她們道別結束,大概是道別太久了,我娘忍不住來房間找我,直呼:你房間溫度會不會太溫暖?怎麼跟客廳差這樣多。我只能告訴他胖子體溫都比較高啦!

接下來的七天晚上,我連續抽到好幾次相同的奧修禪卡:蛻變、改變、覺知、超越幻象、歡慶(聖杯三)、時機成熟(錢幣九)。我想這是在說著:生命輪轉到改變的階段,現在的我將會有一場蛻變的過程,其中主訴的議題將會是開啟更全面的覺知,並且慧眼視透虛幻表象。或許過程是艱辛是痛苦,但是我將會有支援的力量,而且我會帶著喜樂以及平靜歡愉通過這一場蛻變,因為他勢在必行。

感謝光以及所有守護我的人,感謝天空之父大地母親以及宇宙之源。

PS~這是我的個人的現象場,歡迎討論指教,如果是要攻擊那就請移駕。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