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朵琉色花,寂然,開落虛空

17

心象的意涵可能來自於大放鬆,可能是我與衝突矛盾的和解,可能是一種幻相。第一次在非觀想時中出現這樣清楚而真實的畫面,那當下我似乎沒有了骨肉,軟如浮舟。在脈輪的冥想法中似乎有這樣的觀想法門,2年前的我也試過,但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琉色般透明的花瓣,之後早已遺忘這樣的方法了,沒想到多年之後竟然自己出現。

不管是琉璃或是花,那真是一種美麗的景象,當然,這美麗的重點可能在於它如何形成如何結晶,才能擁有此光華。

大火之力

弦過鬆,則音色散懶,咚然頓頓無興;弦過緊,則音律不發,啞然令人厭煩,唯有適中,才發其天律,囀其仙鳴,悠悠入人心。

立冬,正式進入這大火年的尾聲。2006力量大火年,火焰其大無比,在力量的狀態中,一切扭曲的都將會被看見並且進入改革,這是一個屬於大火卻夾帶著溼氣令人無法不面對生命中黏滯惰性一面的年份,如同火焰的守護者,天上軍長Michael帶給人類面對勇氣以及正義的議題。

我在這一年中回到了彰化,我當初飛離的故鄉,回到了我的母校,我理智培養的基底處,回到了我父母的身邊,這對賜予我血肉的生命泉源。當然我想依然要面對與父母之間的議題,我要如何讓他們發現我對於生命的理想,以及描繪在靈魂藍圖上那曲折的星徑將會可能如何前進。

然而,我一直忽視了隱藏很久的勇氣,然而力量火卻先挑起了導線。

當母親要我選擇重要的事情去做時,我幾乎要奮力的叫喊,直到現在毛孔擴張的程度以及內心中雜陳紛亂的感覺依然清晰存在。相對於過去的激進,我選擇堅定與幽然的說:「占卜諮商,是我到目前為止做得最快樂的工作,我很清楚在裡面我能找到自己的價值。」我想,這是我第一次如此平靜且堅定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以往我總是會強制使用第三脈輪,那閃亮如日陽當空的金黃色能量,這股能量如同以往我在辯論台中滔滔漡漡的律師作風,我的語言就如仲夏正午能刺入肌膚的光線,就連輕觸都像是遭可怖的射線猛照,霎那間,俱傷心肺。這次,我的太陽輪依然閃耀,閃著滿足的光輝,我想我的眼神應該放出光了,屬於靈魂的光。

虛空對話

當然我想父親與母親是不能釋懷的,畢竟世俗的期待就擺在那麼高的地方,對於他們而言這是一種必備品,成為驕傲的原料之ㄧ,成為"值得"的原料之ㄧ。

於是當天晚上,我使用了【虛空對話】;虛空,就是虛無渺遙無盡際的宇宙大空,我們星命初放光的空間,靈性互動交流的平台,在虛空之中無時間流動,只有寂靜。而虛空對話則是選擇在每晚的11點至1點之間,選擇一個安靜且單獨的空間,或坐或站或臥,選擇一個最舒適且放鬆的姿勢,用心靈語言或用人類語言做誠摯的對話。對話的一開始,可以先做三次腹式呼吸,輕吸慢吐,一切在鼻心之間流動,然後觀想希望對話的對象,個體或群體皆可。讓他們的臉龐緩緩出現,或是姓名也緩緩出現(如果有需要可以準備一個位置給他們),你可以選擇閉上雙眼或是張開雙眼來進行這活動。

接著,呼告光的協助,或是利用一些光明的祝禱詞:光,我慈悲的守護者,我在此向汝等祈求護佑,請協助我"們"(此時最好能觀想著對方的臉或是姓名)進入神聖的虛空中,全無遮障的對話。

然後慢慢的將要與對方說的話語訴出,首先是你的感受,混然雜充也好,憤怒悲傷也好,喜悅不盡也好,一切真實的感覺都可以誠實的訴出,這個空間是屬於你與對方的虛空。

再來或許可以選擇先說出與對方相處時的優點,那些喜悅的、可愛的、甜美的、安心的等正面回憶,最後向對方感謝,他(們)在你生命中的重要性。

接著或許可以選擇說出與對方相處時的缺點,那些悲傷的、憤恨的、齷齪的、邪惡的、想逃離的回憶,然後想看看是否當初與對方怎樣做能夠解決這種感受,不需要勉強,接收從無意識海中浮現出的訊息,那可能是最有智慧的作法之ㄧ。

最後感謝對方給予自己的機會,成長的機會,不管這樣的機會帶給你如何的幫助或是傷害,感謝的語言是必須說出的,畢竟相遇的原點可能來自於靈魂旅程的種因,不需要刻意忽略果報,但是若有自覺或許應該感恩自己與對方促成如此的過程。

結束後感謝天地宇宙,也感謝光,或是感謝一直守護你的指導靈,然後好好的休息。如此方法連續七天,相信七天都會有不同的感受,這個方法或許類似許多心靈對話的儀式過程,您可以當作多一種選擇。而我固定了時間是因為這個時辰,是陰陽能量交互替換的時刻,對於地球而言如果沒有這種時刻,太陽與月亮就失去意義,因為陰陽將會失去平衡。而在我的觀察中,這時候身體很容易放鬆,而且靈識容易進入平靜狀態,而進入虛空之中。

在對話的過程中有些個案會反映常常說出不像自己邏輯的話語,這是正常的!那不代表靈騷,那只是內在智慧因為放鬆而展現。至於為何要進行七天,我想會被列入對話的對象,在生命中肯定佔有某種重量,並不是一般的關係,進行七天一方面能量上這是一種完整的循環,另外一方面就是避免未竟事務的出現,七天應該有足夠時間對話清楚。

在這對話裡,語言不是一切,你發聲與否,用各種形式呈現都只是內在流動的通道,因此就讓語言自然的生成,不管情況有多惡劣,記得感謝。

然後我做了對話,清楚說明我的感覺以及感謝,在對話過程中我也更真實感受到父母的期待以及憂心,那有那個讓我無法釋懷的"替代感",在我的生命歷程中,往往可以感覺到父母親加諸在我的期待上面,往往糾纏了對於弟弟的失落感,學習成就不高的弟弟往往無法與父母親花在他的時間作等值回饋,這是父母親與他之間的業力顯化,一種無來由的愧疚與不捨。

琉璃光華

第二天,我帶著仍有一些波濤的情緒做瑜珈,瑜珈身印回到海底輪再次成為胎兒、風箱式舒張社會價值壓力、望月式引流向天、拜日式找回自己再出發、我無意識的讓身體動作,在呼吸之間放空並且動作,這一天我的動作似乎特別的輕柔美,呼吸也特別的舒緩,緩慢到我聽見耳腔之中升起一陣陣OM鳴聲,轟隆低沉就像是遠方的火車破空聲,嗡,我選擇隨唱咒音共鳴,在大休息之中,浮沉音聲海,我在天堂也在地獄,一切音聲化得菩提圓滿。

突然之間,我原本空泛發白的心靈映象起了靜電冥現的微妙火花。

從海底輪開始,開出一朵晶瑩透紅的琉璃花,花上閃耀拇指大的寶石,瞬間我的海底輪似乎開始震動,那震動的頻率近似出體之前的高頻震動卻又更沉穩徐緩,穩健得就像是同時在我喉間鳴發的嗡音。一波一波,波動間寶石四射紅光,瞬間,我知道我與矛盾和解了。接著是臍輪的琉璃橙色,太陽輪的金光琉璃花,心輪的翡翠琉色光,喉輪的天藍縭色花,眉心輪則是寶藍花上湧現深紫結晶,花花七瓣,旋晶七吋。只有頂輪開出多重瓣的紫花,那琉璃花淡紫卻感覺十分軟嫩,寶石淺紫中竟有一點紅豔結晶,耀熠神火色。

花開,我輕嘆後微笑。這是我首次接收到這樣壯麗的心象,而這並非我主動冥想的結果,一切發生的如此自然,就像花開。我的身體細胞就像開放的花朵,氣流絲絲在體觸上圍繞,似乎聽見似電交觸的輕響。

我起了顫慄,從腳趾間開始,傳遍全身後。百會穴像是被按壓似的沉了一下,然後彈復。突然從百會出衝出七道白光,強烈卻溫煦,像是有微溫似的柔和在約30公分處分做前後左右回到腳底,唯中一直直進入會陰海底。身體在這裡一深吸氣,滿室光華幻散如天花飛落,如地靈氣湧,如光如雨如花,深吐氣,癟腹肚,張眼。

我像是睡了一場大覺,迷濛眼看屋內似乎更亮了。

心象的意涵可能來自於大放鬆,可能是我與衝突矛盾的和解,可能是一種幻相。第一次在非觀想時中出現這樣清楚而真實的畫面,那當下我似乎沒有了骨肉,軟如浮舟。在脈輪的冥想法中似乎有這樣的觀想法門,2年前的我也試過,但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琉色般透明的花瓣,之後早已遺忘這樣的方法了,沒想到多年之後竟然自己出現。

我還在觀照自己的內在,出現了那些訊息與變化,到目前為止應該是身心靈的大變動,頭暈與嘔感停不了。就只有這樣,但是依照我的經驗這應該是一種後座力驚人的體驗,我們等著瞧吧!有趣的是這是在虛空對話只做一天之後的狀態,這倒是令我頂驚訝的,因為我的惰性使然,會想要做虛空對話往往都是事態頗嚴重,需要多天的澄明,這也是值得觀察的地方。但是我依然感謝宇宙母親,天空父親與大地母親與我的肉身父母,一切緣者給我這個體驗,或許這是一種預警或一種提示,我珍惜也尊重。

當然這是我的經驗,真幻都是我的現象場,如果不喜歡,離開請便,更歡迎指教相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