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行-擁抱一切生命,在兩個世界之間 .

送行-擁抱一切生命,在兩個世界之間

圖片轉自love.youthwant.com.tw

這是一部值得期待的好電影,就算添加了奧斯卡光還也不折損他本身散發出來對於真實生命的誠摯力量。

 

禮儀師,目前在台灣算是一個熱門的新興行業,因為現代人對於繁瑣的喪葬儀式與忌諱已經逐漸顯得不太有興趣也沒有能力逐一處理,所以現在喪事大多委託葬儀社處理,禮儀師就在這個時候應運而生。至於整個流程也大多由禮儀師來負責,何時更換盆水還有何時上香甚至家祭公祭過程需要作些什麼,有時候甚至連更換壽衣都是由葬儀社負責。本以為這樣人們就會更誠心誠意禮拜祈禱亡者早日解脫,但往往都事與願違。

 

我們聽過一件件難堪又令人不捨的悲劇,連中國人所稱道的入土為安都無法達成。因為遺產而躺在殯儀館冰櫃數年,冰到面容全非的有錢人;子女全在國外不肯回來處理後事的獨居老人,被發現時都已經腐爛多日等等。

 

我的喪葬經驗都是在鄉下,在這裡我們有自己的廣場還有宗祠,人過往了會在宗祠入殮,那時會在神明桌前垂著黑色塑膠布,因為神鬼殊途,擔心神明在場亡者會不敢回家。

 

鄉下人依然有守夜的習慣,一夥子男人女人自己排了班,你照顧今天晚上,我來明天,誰誰會來後天。一邊折著紙蓮花一邊談笑風生,有時候喝點小酒也會問問牌位有沒有興趣喝。悲傷某種程度在這過程中進行了團體治療,大家分享八卦還有生活中的瑣碎,逐漸逐漸沖淡那股只有眼淚的味道。悲傷是持續進行的,他會盤桓著你幾年一直到你堅強得足以正視面對,但這時候擁有來自家族的守護力量,你會知道,你正被關注著。

 

在這部電影中,最令我感動的是納棺師們進行精準的標準動作時,竟然在臉上帶著一抹憐惜與哀愁,彷彿這不只是他的客戶,而是一個生命,值得尊重的生命。在台灣我們親人不能看見納棺與蓋棺,因為擔心沖煞問題,說人的靈魂可能會一起被蓋進棺材裡。某種心裡學上的意義則是我們可能會隨著蓋棺的動作而假想投射到裡面去,而很難回復力量。

 

但是這這部電影中,我們看著美麗而優雅的動作在亡者大體上來回,像是成就一件美麗的藝品,離開時給予尊嚴是為了讓活著的人能夠獲拾美麗的回憶,以便於堅強的活下去。薩滿信仰裡面認為,生物就是依靠生物而存活下去。而人類更為脆弱,因為我們需要精神上的食糧,使我們能夠堅定存在這件事情的發生。我想日本的納棺師就是扮演這樣的角色,一個人過往了,他留下的其實只有愛與形象,這或許會隨著離開的時間而被磨損軌跡,但是卻不會因此消失,我們都依賴著某個人或族群的愛而活著,直到你找到自己內在的愛。

 

主角有了這樣的覺悟,而堅持繼續他的工作,最後感動了所有人。我看見的感動還有理解與諒解到包容與支持,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是,但是導演藉由詼諧幽默的手法將這些人生沈重的議題:生死與愛,理解與支持,生命的尊嚴等,編織成令人感動不已的場景。

 

不管你是匆匆離開還是清醒的送走最後一次呼吸,不管你一切身份地位,在這部電影中,我們看見人的價值無二致。時常,人與人之間是需要存在尊重的,有形或無形的,對於曾經存在過的,我們也只要懷著尊敬,對方也會全然的尊重。

 

在塔羅的世界中,我們尊敬的面對死神,這一股宇宙運行的力量。死神不是決定生死的人,但是他協助生命能更順利而不留戀的走上新的旅程,在這過程中所有在世者都會悲傷難過,但是必須選擇接受與面對,因為只有尊重宇宙的法則,我們才能和諧的與所有生命相處。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