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MESA去旅行第三部-花東古老聖地祕訪下章

SONY DSC

(山與海的交界,古老民族的登台傳說)

水之聖地月之井(療癒之水)與蝴蝶谷(轉化之水)

第二天的行程重點是兩個聖地,兩個都是原住民的聖地。

第一個是月洞(月之井),位在石梯坪向南一公里處,原本是阿美族人的聖地,現在經過觀光規畫成一個新景點。傳說當時月亮可以照進洞穴之中,穴中有泉水可以映照月光,泉水充滿月之力可以解病痛之苦,古代阿美族祭司則會駕著裝飾珠寶的小船,來到月洞進行儀式,並且將倒映著月光的泉水帶回村落,這是能夠治病的泉水。

現在的月洞經過數百年的造山運動,已經無法看見月亮,但在這數分鐘的解說以及船程中,從洞穴之中湧出的陰性能量依然驚人,洞穴原本就是大地母親陰道入口的象徵,當我們進入洞穴之時就如同回到母親子宮之中的過程,尤其是有水的洞穴,更像是靈魂泅泳的羊水。現在的月洞內掛滿各式台灣特有的蝙蝠,夜晚的訊息者,帶來有關於靈魂的訊息。

當小船推進洞內,左側突出的鐘乳石形成一個人像,如埃及守護在家門口的貝斯神BETH,守護著洞內的神聖(後來解說員說那是像關公,但我覺得比較像是守門神就是了。)洞不深,所以船很快到底,趁著解說員滔滔不絕的解說,洞穴之內的陰性能量隨著水氣進入身體細胞之內,令我驚訝著是經過這麼長久的時間,卻還是可以感覺到月亮的陰柔滋養還保有在水氣之中,雖然洞內很暗卻可以感覺水應該是依然清澈的,雖然有很多懸浮物但是這應該是活水。

當小船推向另外一個小洞,隱約之中可以感覺到古老的儀式能量依然存在,黑暗之中我彷彿看見阿美族祭司的形象一左一右守在更小的洞穴邊,正好解說人員提到最小的洞穴可以通到另外一側,似乎那裏有更深奧的秘密在進行。雖然很可惜進不去,但是我的細胞似乎也吸滿含有月光能量的水氣,通體舒涼清暢,待在洞穴的時間很短,但是能量感覺很特殊,就算出了洞穴也可以感覺到水氣像氣泡一樣跟著身體出來,在炎熱的夏天很是清涼。

第二站是布農族打耳祭聖地附近的蝴蝶谷,原本是要去阿美族人登陸台灣的地方都蘭鼻,但是因為路不熟,所以就作罷。

蝴蝶谷是我個人大學時代非常喜歡的一個聖地,水流清澈且巨石四佈,夏天會有眾多蝴蝶迎飛漫天,我覺得就是一個人間仙境,而且不需要上高山就可以到,因為腹地很小,所以就算有不環保人士在這裡烤肉,也只容納很少的人。夏天雖然人多了些,但是一向都屬於清淨之地。

當我們一行人向入口處的大石守門者恭敬祈禱,讓我們帶著高度自覺的意識,以及能量的身體通過這裡,原本紛飛的蝴蝶突然安靜下來,紛紛停在石頭旁,我想我們的祈禱被應許了。大概是下午天陰,所以戲水的人很少,赤腳走過水路,清涼溪水能量從腳底竄到頭頂,繞過隱藏在草木間的小徑,通往更上方一點的溪畔。

找到過去我靜坐的大石頭,一方大石,在下緣處水面上長年水切現出凹槽,如一排小椅子,人坐在上面正好雙腳可以直落在水面下,大石的磐靜堅定,流水的清靜滌塵,常常還可以聽見水流聲由遠至近,配合吐息,雜念由遠至近一一拂洗。在大石上,點起小蠟燭,在貝殼上點燃祕魯聖木與鼠尾草,將隨身帶著的療癒石一一沾上溪水,然後擱在大石頭上,一行人感受溪水如璃龍,游行無礙自在其中,似乎可以看見蒸騰直上的水氣,如一頭白色的璃龍潛飛在溪水之上。

倏忽,我感覺到精神一抖擻,接連兩個地方都補充了強烈的水能量,雖然因為蝴蝶谷連日天雨所以水流太大,我只能放棄向上走,無法找到之前開啟過的水的能量點,但是充沛的水之精華卻大量的灌注入我們的能量場之中。一直等到天空飄起小雨,感覺溪水漲了一些我們才離開。離開時數隻蝴蝶跟著我們,其中一隻就停在我的手珠上,一直跟隨到上車還不願離去,在這裡的蝴蝶也都與水的能量有關,大量的蝴蝶在這裡休息羽化,或許這裡的水流也帶有轉變的意味,帶給進入這股能量的我們轉變的訊息,我們的身體乃至於心靈有著一個極大改變的機會會出現。

在這整天行程快要結束的時候,因為朋友的一通電話,所以我們闖進了位在知本溫泉國小後的聖地,據說這裡是卑南族的登陸地,雖然停留時間不長,但是一靠近也是感覺到群山之中有一個神奇的力量衝上腦頂,像是看著許多人來來去去在這塊土地上的畫面,栩栩如生在眼前上演。我閉上眼睛與過去的時空連結,已經乾涸的溪水似乎重新流動,彷彿還可以聽見海浪聲,男男女女的歡呼聲,身體裡呈現著一股躁動,一股生命力的湧動,我不是很確定這裡是不是就真如傳說的登陸地,但是那股躍動而無法停歇的生命力卻令我印象深刻。

 SONY DSC

濃縮時空的東密慶修院

最後一天探訪了台東道門聖地凌霄寶殿,向玉女三公主打過招呼(過去在大學受到它很多照顧),我們回到花蓮市,尋找高野山東密真言宗在花蓮留下的足跡,這個帶有八十八靈場力量的慶修院現在已經成為三級古蹟,但是卻無損當初遺留下來的能量,整座寺院充滿濃厚的日本風味,每一處都可以成為一個景,經過人為修繕之後更見精緻之美。

在這裡的百萬光明真言石柱依然崴崴放光,八十八靈場帶來的八十八佛依然帶有靈性能量,神韻裡面含有千百年來的智慧與平靜,就算時代變遷也依然不改變。

主殿裡面的能量,像是壓縮過的膠囊,當人進入後深呼吸靜坐,就可以感覺到古老的氛圍填入現代空間之中,古老的梵唄帶領人心進入過往深刻而幽靜的修行生活,一幕一幕的真言宗僧侶生活彷彿重現今日。

我感覺到腦袋一陣壓縮感,彷彿過去的能量被封印在這裡,似乎在守護著這裡的土地以及某些古老的記憶,或者更古老?忍著頭痛退出主殿,好像就鬆綁很多,我想或許也與我在靈魂中的記憶有關係。

當我在探索宗教信仰的過程中,我總覺得密宗是很有韌性的一種宗教,既有包容性也很有母性,佛教與本地信仰真實合一並且帶領出非常有創造力與生命力的做法,修行與生活,信仰與生命進入本土化而且深度化的感召,連整塊土地上的神靈也一併融入。在慶修院裡面,我可以感覺到一個龐大不衰,而且壓縮進古老能量的結界依然存在,如同一個碩大的梵字浮在空中,屬於不動明王的種子字。

回到台北之後,我果真有些微排毒反應,也有點小感冒,接連幾天的排遺也都是深黑色,好像全身都在進行整理的樣子,運動過後這些症狀似乎會減輕,但是我想這應該是大量接受了水之能量的結果。

雖然這次沒有找到自然形成的能量點祭壇,但是卻造訪許多前人留下的聖地,那些古老祭司以及偉大修行者留下神聖場所,在其中依然藏在現代夾縫中的古老神聖能量,如同神話一樣依然活在我們身邊,這些現代神話只要我們重新組合結構,就會從被解除的狀態重新完整,回到當初神聖的狀態來協助我們並且教導我們理解生命的奧秘。

或許你所在的位置就有許多古老的神聖祭壇,或者許多美麗的傳說,如果他們不再只是一個傳說,只是需要你用心去體會的一股能量,將它們重新結構化,將這些看似沒有關係的能量重新串連起來。如同古代修行認為每走過一個聖地就會帶著這個聖地走向下一個聖地,總有一天所有的聖地串聯在一起,生命也會跟著重新完整,形成一個美麗而堅定的圓,最原初也最美的形象。

PS我們三天還真的躲過氣象預報的陣雨,基本上晴朗到底,但是卻又不會太過炎熱,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趟旅程裡面有夥伴跟二郎真君很有緣,也因此我們都可以晴天無雨。

感謝五位夥伴相隨,還有其中兩位新朋友,一起探索自然能量之奧妙。

                                         2011年夏大暑 @愛的小屋

SONY DSC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