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羅詩。鳴羽曲

31

(圖片為網路圖片,如有侵權請告知)

浮蕩 我是海上的一片殘葦

風 一陣掠過

白瀾便吞沒

如飲了忘川的鴆毒 在時間中忘了人生

步履踩在虛造的旋梯

緩步向冥地下行

靜     燭光閃動的瞬音都

清楚聽見

聽見 吹著喪曲的笛聲

於是巫覡向盆火裡求 那神使的影

重明的靈鳥 你的瞳映著永生的光焰

在你振羽翔空的天日下

靜謐的湖畔

青藍薄裳的水精拾起你

飛遺的翎羽 艷彩虹光

她滴落珠淚 唱傷楚的歌謠卻使浪人

誤認是迷幻的亡輓

惑千百年失向的商船

在妳的音中 是讚頌的恭詞

如閃雷從天際射入

母神隱世的居所

在古鏡上烙下夢的文字

那青衣侍童拓印後

複寫於埃及的沙草紙上

千年後 亡國的神祭在焚廟前

繪成圖文 令迷鳥啣入處女的神地

我向火中求你 在狂暴的風中

誦祈靈的咒吟

柏枝和松葉的火升起

郁香的芬氣嗅入

彷彿全身感器迅速張開

銀河從眉心流進

右耳灌入神雷之音

左眼微見三十三重天外

諸神的聚宴上

開生金色的蓮瓣

怒張的靈焰 從 神居

俯衝

投入憂鬱渾滯的黑海

嘯浪中放萬線光射

淹沒海神的廟殿

捲起附生礁石的蛇行藻

白浪的缺口處

生成一匹白駒

奔馳碎浪 向夜空的望月

飛去

鐵蹄踢開了密櫃上的鎖

洩了一地心碎的屑片

靈禽 就此棲在虛宮中

那枯絕的秋桐上

SEER:好久以前,寫一首塔羅的詩。那時候很青春,沒有太多夢,我一直不是很有夢想的人,想做的事情就那麼一些,相較於其他人來說真的少得可憐。突然想起寫這首詩的那個夜晚,還有那些細碎而從未真的實現的夢。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