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SUFI之二:巴哈花精分享 .

20120408 Magic Bach Flower Remedy Experiences

Magic Bach Flower Remedy Experiences

我的神奇巴哈花精經驗記

 

能夠體驗到巴哈花精的神奇,要感謝Seer的帶領。

 

使用巴哈花精,很重要的關鍵是辨識情緒。同樣是害怕恐懼的情況,或同樣是低沉沮喪的情況,但是造成這情緒的成因有幾種不同類型,那麼所開出的花精處方也就會不同。Seer的上課方式是針對情緒辨識來上,因為能夠認出來導致這些情緒狀況的成因是什麼,就能對症下藥。事實上,巴哈花精的應用,也本來就是針對情緒而用的。感覺自己很幸運,得遇明師如此指引,也因此能夠在第一次嘗試為自己開花精處方時,馬上經驗到立即效果。

我最喜歡巴哈花精的其中一個是,巴哈醫師將他所發現的花精用在每個人可以療癒自己上。使用巴哈花精的過程,其實就像個自我探索和自我療癒的旅程。我很喜歡也很享受這樣的旅程。

在此簡要分享自己的使用經驗與喜悅。寫完後,一直不怎麼滿意自己寫的,總覺得在這與巴哈花精互動的這段旅程中,有更深層強烈而微細的感情無法表達出來。後來發現這當中有很多自己的生命歷程在其中,與伴侶的互動,也想起過往與媽媽的關係以及她對我的影響,再略加敘述記入進來之後,感覺就好些了,會覺得比較有人味些。

這次是三天的課程,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只上了二天。同梯次課程有二人最後一天都不能來上課,所以Seer特別調整了課程內容,在第二天課程當中最後時段,教我們學會如何為自己開處方,如何調配等等。

就這樣,我開始了這令人驚異的花精之旅。

參考了書上38種巴哈花精的處方說明,給自己開了如下處方:

矢車菊 水菫 橄欖 橡樹 胡桃 松樹

這瓶含有六種處方的花精,我服用了一個月。

橄欖

橄欖花精是給生理及心理上精疲力竭的人服用的。

第一次服用時,立即感受到的效果是橄欖,這也是我第一個很確定知道要開的處方。

我個人長期處在身心俱疲的情況,一看到這處方,當然很高興就放進來。清楚記得 當天晚上服用,隔天我馬上發覺到,過去長久一陣子以來的身心疲累感不再,那種什麼事情都不想做而只想單純休息的感覺也不再。我真是開心啊,沒想到花精這麼神奇,立刻見效啊。

由於對花精還不熟悉,一開始使用時,開完自己的處方後,只記得橄欖的作用,其他花精的效用是什麼並不清楚。當時手邊沒書,對於使用了其他另外五種花精的效果並無法一一明辨。唯一記得很清楚的是,使用後四五天左右吧,有一天與Deepak談話當中,突然面對極強烈的衝突與情緒。可是,奇怪呢,我可以清楚見到情緒在那裡,可是我卻完全沒有感覺到情緒,彷彿什麼東西罩住了我,像是個防護罩一般,我沒有受到情緒的穿透干擾。而同時間,我卻相當平靜地繼續與Deepak溝通,簡要而清楚地表達了我想要說的話。這,於我是多麼新的經驗啊。

我有被小小震撼到,也起了些疑問。

對於情緒,不管是自己的情緒或是他人的情緒,我總是可以感受到情緒力透入我而穿過,或在身心上盤旋迴盪著。因為修習Vipassana之故,就讓自己如是感知著這情緒能量在身上的運作著,這樣的覺知觀照是很活生生但又不至於迷失在情緒大海中。雖然有些情緒讓人很不舒服,不想去感覺到,但是,活生生的感覺很有生命力道,比之於失去感覺能力而如同僵屍來得更有價值。所以,對於剛剛經驗到的那種只見到情緒卻沒有感覺到情緒的情況,就起了疑惑,甚至有些抗拒。想說,我會不會因此變成無感的人啊?我可是無論如何都不願意成了個沒有感覺的行屍走肉啊。

基於因為這是第一次接觸,總是要實驗幾次之後才會下結論的我,就還是繼續使用花精,繼續觀察自己的情況。多次之後,發現花精並沒有讓我失去感知到情緒的能力,而比較像是有個防護罩守護在自己的周圍,當情境需要時,不致於受到負面情緒的干擾。這樣子就讓人安心了。

大約是在使用十天後吧,手邊有了可查閱的書籍,就一一對照著我正服用的每一花精之作用。當下恍然明白,嘿 真是一一見效耶。

矢車菊

這是給總是奉獻自己服務他人的花精。矢車菊人就像油麻菜籽,是心甘情願的服務者。這花精鼓舞自我價值感和必要時展現肯定和公正的能力。

我發現在那次的強烈衝突與情緒的經驗中,當時的肯定表達自己的想法,是矢車菊花精的力量。

其實當初選用這處方,純粹只是因為這是我的人格類型之一,並沒有想到要處理什麼狀況。但是,事後回顧,卻發現人格花精確實有其必要,我從當中得到很大的支持力量。
負面的矢車菊會呈現出自己很沒有價值感,沒有自尊,也因此容易受人糟蹋。

回想上課當初發現自己竟然是矢車菊人格類型時,真是震驚,也很難接受自己是這樣的人。心目中的自己是淡然平靜而不太涉入的人,也很喜歡這樣的自己。沒想到一碰到感情關係或是認定的靈性老師就是盲點了,還是很自然地就全然地把自己給出去,無怨無悔。

我媽媽就是一位標準的矢車菊人。和她在一起的日子裡,她的故事,她對我說過的話,對我來說,都是鼓勵著我不要進入傳統的華人文化的婚姻中,那是束縛,那是囚牢,那是永無止盡的痛苦。她希望我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這是她在世時一直想做也曾經嘗試一段時日卻終究那傳統的巨大力量還是困住了她。這只是很簡要地說了,與媽媽的關係,其實還有很多故事可以說,此略,或待他日再敘吧。我的出家和還俗,看起來這麼二個極端的事,我卻看到這當中都有媽媽的影子,只因為我不可能固著於某種外表形象。任何固定的外表角色與形象,都是束縛。

水堇

這個花精是給驕傲,疏離,靜默的人。

之所以開立這處方,也單純只是因為這是我的人格類型之一。使用當中,並沒有特別注意到有什麼強烈的影響力,只發現自己確實和他人間的社交互動變多了。後來一個月後,沒有使用花精了,才清楚見到這花精帶給我的大大影響。

有好一陣子了,自己可以跟不認識或不熟的人很自然地社交談話起來。當時一直以為只是自己身心放鬆使然,能量上較能和外界連結。但是忽然有一天發現自己處在相同的情境時,我又回復那很熟悉的我,靜靜在一旁,什麼話也不想說,完全沒有想要進入社交的互動。那當下恍然大悟,ㄏㄟ 才剛剛結束已經服用一個月的花精,我竟然這麼快就回復疏離靜默的狀態。這個發現讓我相當震驚。

我不覺得一個人靜默有什麼問題,但是,生活中如果能夠和周遭的人較沒有距離與隔閡的互動著,這也挺好的啊。

橡樹

這花精是給強壯,穩固,不倒下來的有著強烈責任感的人。

我是個責任感很強的人,也是因為如此,多年之前,我學會不任意進入與他人相關的責任,就是因為太清楚自己責任感重。事實上,人最需要的是為自己負責。除非帶著愛,帶著意識,否則與他人相關的責任,都不能算是為自己負起責任。

回到台灣的生活,讓我常不自覺地要所有事情和責任一肩扛。雖然明知這是很不可能,也很不正確的,可是我好像很難跳脫這樣的習慣。

服用橡樹花精之後,確實較有持久力,也感覺到自己不會總是要一肩扛起所有責任,較能夠給自己適當的休息。

松樹

這花精是給總是責備自己,有罪惡感的人。

我天性有自責的傾向,自以為需要去承擔很多東西。像是長久以來為自己不會煮食覺得對伴侶很愧疚,等到後來發現自己根本就是對飲食不講究,也沒辦法把很多心思和時間花在煮食上,更何況煮食變成是責任時,到後來變得是負擔了。但是,如果我能夠兼顧到為伴侶煮食時,內心其實相當喜悅,也對自己很滿意。於是就是二個我在那裡拉扯,一個我是討厭煮食成為每天的責任,一個我是心滿意足地為伴侶提供了我自以為所能做到較ok的飲食,覺得有照顧到我的伴侶。這次回台灣來,又能開始上自己喜歡上的課程了。但是內在會覺得有些罪惡感,好像時間上沒辦法安排得如自己所願地面面兼顧到。雖然這是很沒必要的感覺,可是總是要將伴侶的感覺納進來。我的伴侶很支持我上課,不過,我好像內在某個地方還是有罪惡感。

服用松樹花精之後,這些莫名的罪惡感不再了。當然這當中我和Deepak有多次的深談,較了解彼此的想法和感覺,這多少也幫忙解除了莫名的罪惡感。

自責和罪惡感是我很大的制約,其實我已經在自己身上下過很久的工夫,是Vipassana的修習讓我從自責和罪惡感的習性中漸漸解脫出來。只是因為這習慣性仍有餘習,很容易在情境中就跑出來。很感謝松樹花精大大協助了我。不過,也因為這個習性我自己面對很久了,這個花精我使用了這一個月之後,新的花精處方中沒有再繼續使用,因為目前已經沒有罪惡感的情況了。

胡桃

這是給那些常常需要經歷環境變動遷移的人。

這花精是後來追加補進來的,當初並沒有放進來處方中。

課堂中,聽到Seer很讚嘆Rita開了胡桃處方是很對的,因為Rita即將要搬家去他國,所以胡桃會有助於她早點適應新環境。我一聽了,馬上就知道這也是我需要的花精之一。還想說,四年多前搬去巴里島那時候,如果Deepak和我有服用胡桃花精,可能在適應新環境上會有很大幫助。

這些年來,算是常常遷移變動。每次回台灣,儘管有某些壓力,但是都是歡喜的回來。可是這一次回台灣,竟然一直無法適應。或許在印度待了一年的美妙時光,我被寵壞了,以致於無法適應台灣的生活。

服用胡桃花精後,可以感覺到之前那種很不適應,不知如何調入新環境的種種,彷彿消失了。我不能說我適應得很好或如何,但是,那種很不適應的感覺不再有了。

這第一次的六種複合花精處方,一個月後服用完了。沒有服用的一星期之後,可以明顯感覺自己的身心疲憊感又出現。此時就會想著要再繼續服用花精,可是剛好機緣上一直無法成。大概一個月後(距今一週前),才又進行第二瓶花精的服用,處方有些延續上回的處方,有一些是新加進來的。

記得沒有服用花精的中間空檔一個月,最初二週身心因於渴求想要服用花精而焦躁不安。渴求著,是因為我知道花精帶給我的正面影響,也因此當我覺得身心上需要時,就會很希望能夠有花精來支持自己。但是因著渴求而來的焦躁不安,我開始懷疑自己,難道我要變成依賴外在的東西來存活嗎?我之所以喜歡四念處Vipassana,以之為修行法門,就是因為Vipassana是個永遠不需要依賴外力的修行法門,也是一個一旦你修習了這法門,所有你的一切修習經驗都不會被外在世界任何東西所奪走。

那麼,何以我現在這麼渴求著一個外在的東西呢?這麼一念,讓自己緩和了下來。想著,如果花精真的是我需要的,那麼在適當時機時,自然會拿到。就這麼一念之後,好像那焦躁感也慢慢弱下來,終至不見了。發現自己沒有被某種渴求驅使著,人就安下來了。很好笑吧。還是接受如是的我吧。

發現這真是超水堇的我,總想要全然的獨立自主,完全自力,不喜歡假任何外力的東西。可是,人是整個存在的一部分,我們的細胞我們的呼吸我們整個個體生命是和存在一體相連的,和存在的脈動呼應著。人來到這世間,雖然是要個人單獨去走完自己的生命旅程,但是,不管我們有意識到或無意識到,個體總是有著來自宇宙存在的支持與守護。當我們生活中與社會環境互動,在起起落落動盪的旅途中,當我們身心很脆弱的時候,其實是很需要受支持和滋養的。大自然母親永遠守護著我們,所以有著與大自然頻率共鳴相應的巴哈花精,就是很好的支持與滋養。自力與他力,二者實在沒有衝突。我其實可以更允許自己自己的脆弱,接受來自大自然母親的支持與滋養,不需要那麼ㄍ一ㄥ地總要自己單獨一身地擔負起生命一切。

SEER:這些分享很精闢而且也很令人感動,謝謝這麼細膩而且深入人心的關照,我深感受惠。

轉貼自:http://sufi-veetnisha.blogspot.com/2012/04/magic-bach-flower-remedy-experiences.html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