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夏至X日食儀式後記 #2

日食前夜,我們進行了隱身斗篷的呼喚,祈求陰影的女神將我們守護著,讓日食時候可能出現的扭曲以及妖魔不能傷害,讓我們的靈魂保持著光而不絕望。

這夜是暗月(Dark moon),死亡與陰影的女神守護的夜晚,請讓我們安全無虞的度過這劇烈的變化之日。而這個晚上我們用在台南意外找到的超高品質番紅花頂柱以及台南市的鳳凰花瓣,配合夏至的藥草將要用來接受日食能量之光的魔法油與酊劑做好。

我在高級的法國白松露油中(真的一口吃下就會頭皮發麻的超強能量)放入引導生命方向的堇青石,這是辨認太陽光芒的神聖寶石;而在台灣酒廠製作的伏特加中放ㄨ置帶來幸運與神力的美國綠松石,希望得到來自天神的守護。驅逐邪惡的長胡椒,各種幸運的多香果,代表女神之愛的玫瑰花,代表太陽神的橙花,淨化靈魂的杜松子,健康回春的小茴香,太陽之愛的粉紅胡椒以及尊貴生命力象徵的洛神花。當然那鮮豔的番紅花頂柱帶著強烈濃郁的香氣是太陽火焰的象徵,神聖陽性的存在。自然還要加上一點金箔來榮耀這個特別的日子,兩個魔法製作物都驚人的美麗。

帶著這股能量,旅伴回房去休息了,而我持續在自己的星光聖殿裡進行儀式,等待太陽光佈滿天空之際,安撫這夏至的太陽神,祈求他今日能夠順利的通過日食的考驗,黑暗過後再一次重新展現光明。

因為房間預訂的問題,我們早上到中午都忙著換房間,這間民宿的日式之美撫慰了我與旅伴無法出國的痛苦,真是太好了。

換好房間之後,我們準備進行日食的儀式,在儀式的場域裡我在四周點上了倒入精靈之門的蠟燭,用來躲避各種災禍的可能性,畢竟日食之際陰陽顛反,能量錯綜複雜。日食的儀式有很多種,我這次進行的是榮耀強悍過太陽的月亮女神,這是殘酷而且威猛的三位一體月亮女神。接著在日食能量通過最高峰之後迎接夏至的太陽神能量,歡迎他回到天空。最後晚上的時候進行新月儀式,迎接代表希望與新生的白色聖女(White Maid)。

特別準備這次在台南遇見的高級日本酒Kiss of Fire來連結這次的能量,火之吻也是日之吻。還有在廟宇敬拜時取回的冰糖與鹽糕,用來代表陰與陽的交會。無花果是豐盛女神的贈禮也是死亡重生的生命之果,那從地府歸返的伊娜娜(Inanna),她的聖樹就是無花果樹。腰果與莓果是用來獻給月亮女神的食物,像新月一樣的腰果及帶有酸氣的莓果都是適合奉獻給女神的食物,當然還有像月亮一樣的蛋糕。

蠟燭裡都倒上了魔法油,左側蠟燭倒入了月光海洋,右側蠟燭倒入了光明火焰,是月亮與太陽的象徵。而呼應日食特別選擇了黑橡木煙燻香氣的瑞典香氛蠟燭,希望用來連結日食的能量。

一切就緒後,我們等到日食開始就進行儀式。

當日食能量開始前,真的感覺身心靈異整個早上都在翻攪想吐,就像是好像毛細孔都要被翻開來一樣,內心底層的毛躁真是難以言喻而且無法表達,一心只想要完成儀式,將兩瓶魔法製作物放到陽光底下接收日食能量。

我們回到屋中開始連結,榮耀偉大的月亮女神,三位一體的月相,一切之母。現在世界是你的國度,白天也是你的國度,黑夜也是你的國度。女神啊,請斬斷任何負面的連結了,讓我重新回歸到清淨之中。那是一種帶有刺激感而且全身像是進入戰慄的能量,腦海翻湧過幾瞬間的恐懼畫面,那內心之中的黑暗也被翻攪出來,雖然只有短短幾秒鐘但卻也讓人感覺到驚悚。據說旅伴的時間比較長,不過我想在那種狀態之中,幾分鐘體驗起來都像是幾十分鐘。

等到日食正式通過高峰之後,我們馬上迎接父神,夏至的太陽之王,白晝的統御者。而一瞬間就感覺室內完全明亮了起來。父神的能量有別於以往的強烈,溫柔而且緩慢地從頭頂進入身體之中,內在的翻攪停止了,身體中心像是一條金色的線一樣,打開一個小縫慢慢的變化,光在身體之中越來越強烈,而自己也成為新生的光其中一部分,跟整個光的境界都融合在一起了。

當日食完全結束時,我們將魔法製作物收回,小小放風一下,準備夜裡的新月儀式。

有關於新月儀式的時間也有很多派別,就跟日食能量的時間一樣很多種說法,其實更重要的是我們如何理解這個現象,並且選擇自己更適合的方式來連結這些自然的能量。

我個人認為新月應該是日月重合起算,也就是初一朔日就可以算是新月能量的開始,這時候的月亮女神從黑暗老婦重生為白色聖女,雖然月亮可能要初二或初三才能夠在天空中辨識出來,但是自然巫術中認為新月掌管著無中生有的希望,而滿月是極大化的靈魂能量。所以我選擇滿月是日月對分的日子,月亮的光能夠極大化的時候。因此,新月不一定是初一,滿月也不一定是十五。但是初一與十五是否可以用來進行新滿月儀式,應該是可以的,一方面是因為極為靠近,另外一方面是人類意識中的影響力還是很強大的。

連結巨蟹座新月的時候,銀白色的能量很快速的充滿整個空間,整個人都好像浸泡在月光的銀輝之中,我感覺似乎連指尖都在發光。我們獻上了各種崇敬女神的物品,榮耀新月聖女的純潔,榮耀月神的豐盛,榮耀月光滋養萬物的力量。美麗的光輝閃耀在我們周圍,而我們的內在薰染在各種香氣之中。

真是好幸福啊,可以做這麼多儀式,我不由自主地如此讚嘆著。

當我們將所有奉獻帶到海邊,柔軟的細沙以及溫暖的海風接納著我們,在點起薰香與蠟燭的那一刻起,海浪便開始活潑的跳躍,一點也沒有剛剛夜晚海洋的矜持。

很神奇的是蠟燭竟然完全沒有被吹滅,我們就在海邊,奉獻純潔如月光的清酒,奉獻各種我們對於月亮與海洋的愛,月亮女神啊以及海洋母親啊,我們的靈魂與生命給予者,整個世界都因為你們的力量而讚嘆著。寧靜謙卑卻擁有遮蔽太陽之能,溫柔愛憐卻在瞬間能轉變自如。

伴隨著海浪聲,我唱起靈歌Song of spirit,在星空之中隱藏的月亮之下,海洋的面前,讚嘆世界的美麗以及大自然的巨大力量。浪潮快速地向岸上湧來,將所有奉獻帶走,謝謝這段時間的照顧了。

夏至之後,我們真正的考驗正要開始,七月份土星逆行回到魔羯座時,遇上了魔羯座月食,再一次引爆土木冥三個巨大星星的力量。這無異是對於我們現實生活之中的巨大考驗,在這一股力量的撞擊下,恐怕很多習以為常的事情將會崩壞得更快速更徹底;真真假假又假假真真的政治劇碼,還有那演不完的世界宮鬥劇,在這一股力量下可能都會將戲棚頂掀開來。

然而,面對過去的崩毀,也就是新希望的崛起了,我們只有安住自己的心神並且懷抱著希望;畢竟我們現在就生活在這時代的尾聲,也是新時代的鐘聲響起之時。

旅伴說可能能量太強,儀式太多了所以有一點暈乎乎的,最後我們在神靈的引導下,回到三百年前的鹿耳門之地。這時候我突然發現,這幾年在亞洲連結的所有聖地,都像是協助我追溯歷史的脈絡,從民國到日治,再回到清朝與明鄭。有些什麼線索就這樣被串起來了,真的非常有趣。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