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植物中的迷霧--白楊

有認真用功的同學來信討論有關於魔法植物中的迷霧--白楊,這個問題也曾經困擾我很久,所以我想跟大家聊一下,因為其實蠻有趣的。
 
在魔法油特殊班中,我有介紹白楊這個植物,而我在講義上列舉了四個學名:
  • Populus tremula(歐洲白楊/歐洲山楊)
  • Populus alba(銀白楊)
  • Populus grandidentata(美洲白楊/顫楊)
  • Populus tremuloides(北美白楊/大齒白楊/加拿大白楊)
(如果有同學拿到的講義版本不是這樣的,請自行更新喔!)
 
當初會做這樣的決定,是因為白楊這個可愛的植物真是非常容易變種,都是楊柳科楊屬,卻有非常多品種,加上繁殖力超強,根本就長得到處都是;但是在各個文化中,卻都擁有極為相似的用意,就連神聖意義及魔法作用上都非常相近。秉持著古代自然魔法還沒有十八世紀由林奈先生所帶領的生物分類的概念,我的德魯伊老師也跟我提過:真的沒有的時候,就用你家附近有的那種。
 
不過有鑒於後兩者為美洲品種,我們就暫時先不拉他們進入混戰之中,只討論歐洲兩個樹種!
 

Populus tremula 歐洲白楊/歐洲山楊

原產於歐洲/高加索/西伯利亞,是英國與北歐最熟悉以及普遍的白楊樹種,一般英文說的Aspen就是這種樹木,也是英國巴哈花精使用的品種。
因為其花絮與葉子在風吹過後會不停顫抖,有一些英國植物組織也將這種白楊稱為顫抖樹(Quaking Aspen)。
(其實認真找的話,其中三種白楊也都有也這種暱稱,尤其是兩種美洲品種)
 
這種植物被視為與死亡有非常直接的關係,根據一些記載也是用來做成十字架的常見樹種,與犧牲/死亡/冥界有著非常相關的連結。
在一些英國傳說中,如果家中附近的白楊樹一夜白頭(變成黃葉),那就代表可能會有重要的人死亡或者災難發生,需要謹慎。德魯伊認為可以作為奉獻給祖靈/用於死亡的祭祀/重生節(Samhain)的聖樹/秋冬之際的象徵/白色女神(White Goddess)的聖樹。
 
|參考連結|
 

Populus alba 銀白楊

原產於北非,伊比利半島以及中亞中歐一帶,其樹葉一面深綠一面呈現白色而被視為陰陽兩界的象徵。
據說這是冥府之王黑帝斯(Hades)將自己所深愛的寧芙仙子轉化為聖樹之後的型態,以悼念紅顏薄命;而白楊樹變黃的時候也是代表道別的時間到了。
而這也是用來悼念大力士海克力斯的聖樹,並且用以紀念他曾經打敗過的敵人。祭司們用於連結死亡的力量,請求冥王的護持並且用以保障亡者於冥府的順利等等。
 
|參考連結|
  

這兩種歐洲品種的白楊樹在文化意義上極為相同,都與死亡有非常深刻的連結,我嘗試比較以下他們的異同。
 
1.生產地:兩種白楊都能生長於整個歐洲,就連原產於日耳曼地區的歐洲山楊也在北非能夠發現其蹤跡。他們都喜歡生長在水邊或水氣之處也是無庸置疑的。
2.樹身外觀:歐洲白楊樹身為灰/灰綠/淺灰,白楊樹身為灰/灰白。
3.樹葉:歐洲白楊樹葉呈現接近圓形,白楊樹葉有掌形。兩者樹葉於氣候變化皆會呈現黃色。
4.花與果:開花時皆有白色花絮,皆有雌雄花序。果序皆為圓錐狀,無毛。(都很像毛毛蟲抖來抖去)
5.藥用:都有止痛消炎鎮定作用,也有鎮咳效果。
6.魔法用途:皆為土星對應植物,也屬於水元素魔法植物,都屬於陰性植物象徵。
 
接下來是我根據過去德魯伊課程學習以及魔法課程學習,還有請教藥草專業的推論。這與凱爾特人的遷徙歷史以及文化變遷有關係,我想可能需要一點時間理解。
 
我們現行的資料大多介紹凱爾特人的主要文明地為中歐以及西歐,當然這也是根據高盧戰記以及其他殘破的資料來認定的,而後來在羅馬帝國的追殺之後,歐陸上的凱爾特人逃往不列顛群島以及伊比利半島的歷史我們應該都不陌生。
 
然而根據侵略之書以及其他的愛爾蘭資料,我們卻可以發現,海島凱爾特人的先祖其實來自於伊比利半島以及希臘,這也就是說海島凱爾特人其實對希臘神話或地中海神話一點都不陌生,這一點可以從蘇格蘭的路易斯島(Isle of Lewis)曾作為希臘真理之神--阿波羅降臨的光之島的紀錄中可以看見其痕跡,更不用說凱爾特神話英雄傳說與希臘神話英雄傳說有多少相似的愛恨情仇以及英雄象徵(但也可能是歐洲人都這樣想像英雄與諸神的)。
 
不過當然也可能是因為凱爾特人跟希臘人關係真的很好,都討厭羅馬人(我開玩笑的)
 
而我們所認識的海島德魯伊文化其實是從納米德人(Nemed)伊比利半島遷徙至愛爾蘭之後又被迫逃離,流落到西方仙島被達奴女神收留調教成德魯伊之後,光榮倒返來成為神等級的神人。而有一部份逃離的人到了希臘之後又遷回愛爾蘭,而這裡說的愛爾蘭也可能包含周圍其他群島呢。所以過去我也曾經提過類似的疑惑,那時候的老師曾經提過一個說法:根據這些文化遷徙的痕跡,有沒有可能White poplar在歐洲南部就是聖樹,而這些凱爾特移民將特徵非常相似的Aspen作為一種借代?非常英國人的回答,也非常值得我們去深思與討論。
 
而歐洲白楊是不是德魯伊專用的歐甘聖樹,依照歐甘樹文目前被認為是由古愛爾蘭語的邏輯來說,可能是的機會很大。但是否德魯伊們認為歐洲白楊就是唯一的白楊樹種?我認為這就需要考慮到遍佈在整個歐陸的史前凱爾特石陣遺跡,從伊比利半島-希臘-羅馬-日耳曼地區-捷克等地區,那或許銀白楊也是德魯伊們會使用的樹種,畢竟大不列顛群島以及愛爾蘭等地也都有古老的銀白楊樹存在。
 
很可惜有關於德魯伊的文獻實在是少之又少,而我們也無從得知遠古的祭司們所使用的樹木到底是哪個學名,就算有時空機回去問那些女巫大概也很難得到答案。但是我們大概可以理解歐洲白楊與銀白楊之間有高度的相似,就連在精神上的用途也高度的相似。就我個人在魔法上的使用,是依照自己的需求去選擇,如果要特別連結冥府之王,那我應該會首選銀白楊,因為原產地的關係;如果是用於死亡/驅逐/祖靈儀式/重生節(死神節)儀式,那我認為兩種都可以使用,因為兩種白楊都是這樣的意象。
 
植物的品種當然是很重要的,比較各方面的異同也是非常重要,不過如果要討論魔法的使用時,也可以考慮文化背景以及遷徙歷史。白楊家族比較特別的還有他們的藥性也非常相似,所以安能辨我是雌雄的傳說也很多。或許隨著歷史以及植物學的發展,在更多歷史與科學證據的支持下會有不同的結論,也會影響魔法以及精神上的使用方式。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