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城觀普門之一 .

三月,一向該讓春陽探出頭的日子,今年卻意外的陰慘而冷冽。高處12樓的房間裡總不斷聽見風伯緩而時急的吹息,拍得鋁窗砰砰作響,手裡捏著在台北購得的硨渠念珠,緩緩在普門品中前進臥行。

汝聽觀音行,善應諸方所。

簡居東岸,日夜學府往返租所的我,多時只感受到台東空氣流動的聲音,這是一個過於寧靜的鄉城,鮮少的商業氣息使得不少由西部遷徙過來的連鎖商家,在尚未站穩腳步之前就被擊倒,因為這裡的人民對於"物質欲望"的要求實在不高。所以我想這裡的神靈們有更多的時間照顧所有的信民,觀音應該也不至於分身乏術。

然而這一次寒假,在因緣際會之下,終於讓三年未到過台北的我有機會前往小覽5天。對我而言這是一件大事!畢竟那是一個傳說中的城市,傳說隱藏許多秘密以及暗流的城市。
頭一兩天,我還在適應著空氣中漫散的微塵與氣味分子,還有充斥著過多水分。最讓我難以調整的是複雜而緩流在所有人群中的慾念,需要與想要和著碎語與履聲,來回交錯在我的耳邊,嗡!嗡!嗡!

念彼觀音力,眾怨悉退散。祈滅音聲害。

初晝,偕友人,在淳貿裡花了過一個時辰留漣。腦中不斷飛閃金錢與功能的我,難得在台北中有著一段放空,最後取了白晶墜與黑石鏈離去。然後在捷運站中看著地上的紅燈閃起,我想這一個光,閃著台北特有的腳步,光閃的頻率接近過激運動的喘息,如同在台北街頭中與我錯身的人群,腳步飛移在人造的建築裡,地下之城,蜿蜒曲折如蟻宮。每尊眾生相裡,或行坐語臥都被描上疾行的印繪,如感染雨氛的蟻蟲,匆匆追著眼前尚模糊的穴口,急急躲著身後將澍雨雹的黑雲。

念彼觀音力,應時得消散。

黃昏,趁著夜幕未垂,一群人走進冰品大亨點了數種飲品,分食一盤冰淇淋,一圓數年來我看著7-11昂貴小盒裝冰品而未能下手一塊朵頤的心願。甜食的胃被填飽的同時,緩緩說起行前靜坐所見的影像,恍如神魂飛行之際,眼見某座古色建築與高聳入天的現代建築之間,湧冒出濁污黏膩的群狀物體,一閃字:蚙。當時我從未見過此字,告知友人後,友人搜出一段淮南子,說著蚙窮乃是鑽耳小蟲。而兩座建築之間,似乎是政議機關。影像,已然褪去模糊,所指為何仍是謎,也許是妄想!也許蚙,只是人言的化身,附著在語言中流動,潛入人耳,蚙的悉窣,就變成一段誤解的音聲。

念彼觀音力,尋聲自回去。

是夜,與眾家美女在西區中國餐館解決晚餐後。一行人步行至某盛名神秘學商店,略窄的空間與不流通的氣息,空氣中似乎有著些微求助者遺落的訊息。我只得左看右看,在眾雜音聲中覓得間隙以求清軌。逼身無量苦,眾生之困惑。

觀音妙智力,能救世間苦。

次日造訪一方神秘學商店,紙牌法器玉石經典靈書,宛如藏書庫,寶藏就在腳邊的驚奇之所。溫文細膩與豪爽直率的陰陽和諧,不間斷的靈音,在這裡眥耗數時而不覺可惜。因為俯拾即得,溫潤脂白的硨渠念珠,在這裡以令我驚奇的價錢購得,108個悲智願,至今在手上迴轉與真言共鳴。

念彼觀音力,波浪不能沒。

......待續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