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k on my path,最近一陣子。

當我們從一個身份轉換到另外一個身分時,會出現些許的焦慮緊張。不過想一想,本來,我們就不斷在多重身分中轉換來去,既然如此,何不就自如自在?

其實最近是有點緊張焦慮的,面臨著身分的轉換,重新面對大蛇所帶來的測試:這一整年之中,我從純粹物質的生活中是否遺忘了我自己。

那天和好友D進行我們最愛的午茶時光,聊聊最近一切,我很幸運,擁有不需要遮掩甚麼的朋友。老實說,最近我非常擔心要去參加所有的聚會,神秘學的或是舊識們的。一方面是有關於重新面對人群的侷促,面對那麼多人的關心,的確讓我非常的不習慣;另外一方面是有關於別人對於新身分的好奇,對於我準備成為"誰",似乎大家都有著高度的興趣。

不過,我不打算成為誰,我只希望做我自己。

從那個夏天,一個因緣聚會開始神祕學服務的瞬間,我就徹底的轉變我生命的原本規劃,我清楚知道那個制式而且僵硬的制度規範將不再對我產生制約,生命也不會只有一種或是單一的路途可以前進,我也發現原來我們可以做更多努力也可以有不同的抉擇。但是往往我都特意的與這些機會保持距離,出自擔憂,我擔心當接受了這一切,我將偏離設定好的路途太過遙遠,如果回不來怎麼辦?

那天也接受了幸宜姐的建議,幸宜姐說得沒錯,我的靈魂前進要走向雙子八宮的功課-學習整合各種各方面的不同資源,嘗試運用各種可能像或是各種身分去創新。我想我很樂意接受這樣的設計,雖然這與我原本的小我設計完全不一樣,但不知怎地,其實我知道,這些都是我靈魂深切希望走上的道途。

退伍至今二十天,一年來生活作息錯亂的餘毒未清完,各種儀式以及療法逐漸地慢慢地進行著,這過程中,我知道整個宇宙並未曾離開過,一直默默的協助著我前進或休息,其實提早到台北定居,我有著隱居的私心,我希望能夠好好的一段時間單純過自己的生活,很安靜的不被打擾。

我想面對社會上的許多議題之前,我必須先將舊有的蛻去。這也是我邀請大家陪我一起參與samhain的原因。

有時候要睡覺之前,我可以感覺到一股溫暖的黑暗包圍著我,很溫和很寧靜的品質使我不需要思考或算計著甚麼。我會在這時候偷偷向大地媽媽說:謝謝妳,我知道我的功課以及責任,我會做我要做的事情,不會忘記,請繼續看守著我。

我想我會慢慢的,褪去舊皮的最後一層。也許速度不快,但是會很確實。

我想我未來要做的事情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讓那些陳舊的路徑方法用新的方式導入現代人的生命之中,讓所有人類都可以感受到宇宙真正的力量,尊敬祂並與其同步協調。我不清楚我將會有多少生命,但是我會盡我所能,不斷學習並且努力。
謝謝大家的關心照顧。

和好友D結束午茶時間之後,我想或許有很多事情本來就在路上了,我讓驚慌的眼睛休息,重新打開狼的眼,有些重要的工作或是機會正向我的生命前進,很快就要到了,我想這次我準備好要與他們工作了。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