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東北角的光芒-諮詢師的省思 .

20

「所謂的咒,就是可以完全束縛住事物本質的力量。所以就連我們的名都是一出生就有的咒,但是沒有咒,我們依然存在。」簡錄自夢枕貘《陰陽師》
這是有關於語言的省思
來自於台灣東北角的契機
以及宇宙的光芒~」

四月丙戌日,我跟著幾個友人一路僕僕向台灣東北角前進,車上的我全然不曉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或者又沒有些什麼,只是反覆思索前幾天持咒時出現的啟示:前往南方澳重要還是參加體驗營重要?老實說這兩者並沒有任何一方是能絕對比重的,而我做的是打破以往的規矩,進行我以往不可能進行的路徑。我選擇前往南方澳一探訊息的源頭!

宜蘭梅花湖三清宮(有興趣的人可以翻閱東北角神異行系列文章)再見依舊風采宜人,沉穩而穩固的氣場以及川流期間的神妙氣息依舊,這次不是祝壽而是依朋友夢境來到中天梵氣斗姆元君面前聆候聖音。我們六人巡拜一周,焚了108枝香準備行事,怎料那香一到我手上就發了起來,像是大火扇一樣怎也止不滅。我想這是第一個訊息:淨化與覺明,而我也不斷聽到耳邊的聲音:北方。我並不想猜測這些訊息的來處以及用意,以我一向處之泰然的態度去面對,畢竟我並不認為所有的訊息都是我必須要怎樣的準則,訊息是用來提醒生命不偏離軌道的,而不是徒增壓力的。

當我持香在斗姆面前,可以感覺到一股很強烈的熱力在胸口運作,像是艾灸一樣我想是在暗示我該要好好清理我累積的負能量,而最近一閉上眼睛也都可以感覺到我處在星海之中浮游(其實是太累所以倘遊太虛吧),正巧在中國文化中的斗姆正是九星大帝之母:天皇、紫微、貪狼、巨門、祿存、文曲、廉貞、武曲、破軍以及左輔右弼,正是眾星之源也是宇宙之妙陰母德,據說一切星君都歸於斗母麾下,與俗稱陽焰女神的摩利支天都一樣具有星命主宰的權威。(有沒有想到人類都是星星化生的傳說,那你就知道斗母責任多重大了!),結束了火焰的洗禮,我們就前往南方澳去了。

21粉面媽祖

22

玉媽祖

23

金媽祖

南方澳有金玉媽祖我實在是第一次聽到(別以為我常常走廟,我每年拜拜的次數可以用手指頭算出來的勒,只是每次去都會有東西分享而已),正值媽祖聖壽,所以有不少進香隊伍,這是我通常都極力想要避開的,因為那衝擊之後的能量場實在不是好玩的。所以有很多小朋友不能去參加進香是因為年紀過小,能量場容易被衝擊,回家之後都會心神不寧或是嚎啕大哭,我一直認為除非是特殊狀況,要不然7歲之前去參加大型的進香活動一定要慎重考慮。

一踏上前殿就感覺到一股能量電竄入我的頂輪,剎那我已經感覺到雙腳幾乎離地的浮感,心理想著這樣狀況下OB可不是開玩笑的,勉力穩定心神,看著一殿的紅面以及粉面媽祖尊,霞光焰艷氣勢卻可抗山河,我想這大概可以媲美機動戰士吧,比人高的媽祖隨時就像是要站起來行動的樣子,難怪廟裡香火如此鼎盛。

而後往樓上巡去,見過二殿的碧玉媽祖,一體成型剛勁透柔,鬱翠成墨,正成罕見的官服三媽。而三殿的金媽祖更是器宇非凡,頗有橫視海天統馭雲水的大能,而罐頭妹要認的正是二殿的玉媽祖為契娘。我們稍做置禮開始巡禮奉香,一方面我實在欽服這廟宇裡面的種種精巧設計,龍鳳棟樑飛羽壁簷無一不巧奪天工,加上那重達兩百斤的金媽祖更可以看見這幾年間漁村文化的變遷,以及這位航海女神在台灣民間的信仰威力。

當我正凝神膜拜玉媽祖的同時,正巧有朋友來電詢問一些事情,我索性擲筊問神了,果其不然一一得到允杯,當然我也問了一些自己的問題,有關於是不是有新的任務而這任務也跟北方有關係,祂們也很令人發麻的全部給了允杯,那一瞬間我感覺全身上下被洗得非常徹底,而累積半年來的喉輪負能量也在此時蠢蠢欲動,我開始感覺到喉嚨扁桃腺腫大,然後有一些痰卡住了,這個排毒效應是我至今未體會過的迅速。那時候我發現了第二個訊息:語言的力量。

一切處理完,又繞到外澳的一處玄天上帝廟宇(忘記名字了~請原諒我,我一路上都在整理喉輪),然後回到台北,晚上幫幾個要出國的朋友做"連線"。

第二天在朋友家我又感覺到有些什麼要全部清理出來,全身不斷冒汗且喉嚨乾痛,拿了中藥粉仍沒有太大助益,腳步像是走在雲端上一樣的輕忽無力,那是一種柔軟到難以承受的綿細感,有一股如溫泉般的能量無止息的旋轉進入全身億萬個毛孔,從這些細微處掏出髒汙以及負面訊息,而我也感覺到所冒出的汗滴每一個都曾是沉重的壓力,或許是病毒的侵擾又或是某一種清洗的形式,我只感覺到這是有史以來生得最幸福的病了(這樣說可能很觸霉頭),至少沒有什麼痛苦的。接連兩天我清出有生以來最令我驚心動魄的分泌物,濃黃帶有暗色血絲的痰與鼻涕,打我懂事以來幾乎沒有出現過這種顏色的體液,我還以為我應該要去掛急診了,但是定心之後,我更確定這是來自於喉輪的負面能量,我也用水晶跟靈氣不斷協助脈輪的清理,多虧小魔女D的遠距治療,讓我一覺醒來喉嚨劇痛已經減緩,只剩下咳嗽。

上班之後的我,坐在電腦前處理公文,反覆思索這次的課題為何?喉輪除了跟我沒有自信的問題有關係之外,還有我一直在省思身為諮詢師的我,我是不是應該有強烈的限度?那些我接引到的訊息是不是一種不可說的語言?跟小魔女D討論的過程中,突然我發現或許我應該這樣做:「那些順著流來的訊息,正是宇宙傳遞的,我要做的不是為誰保守而是用最適當的語言做提醒。畢竟我是做提醒與觀察的諮詢師,決定權還是在個案身上,我要做的是精確而詳細的解碼轉譯而不是決定怎麼做。」

當天晚上我請菲比做了心靈回應療癒,因為人在彰化所以就使用遠距離諮商的方式,一開始菲比說我的能量場是很OK的,沒有太多問題,就連跟家裡人之間的program也不多。我覺得這是一個有趣的療癒術,據說他可以清理過去現在未來以及平行世界的一切障礙,以及自身的13層光體跟生命中關係人之間的問題。在清理過去的program的時候我感覺到後腰有被人輕撫的感覺,而且感覺到非常溫熱的能量在我的身上環繞。

接著我本身的特質出現了:dreamer、完美主義、神秘主義、小大人、沒有安全感(安全感需要從外界的肯定或是社經地位來建立,跟我的強烈二宮特質以及塔羅命數皇帝為第一張牌還真是不謀而合),還有不太愛自己以及缺乏寬恕能量等等,一一切中要點,這些主題都是我已知而且不斷面對的困境,誠心切望這次覺察之後我可以更加清楚的面對這些特質讓他轉化成具有更多正面意義的力量。

有趣的是在清理靈魂家族的時候,出現了一個對我的藍圖太有興趣的靈魂跟著一起轉生,我想我知道他是誰,因為我從很久以前就感覺到這樣一個身分的存在,跟我一模一樣的存有,我想也是趁這時候釋放他。接下來清理負面機制的時候也順便清理了在我喉輪上面的沾附,我感覺到鎖骨中心點突然一陣清涼感,似乎有些什麼從喉輪的能量場釋放出去,而此時我的背已經涔涔一片了。

歷時兩個小時的療癒,我也跟菲比聊了很多,雖然她說話速度不慢,但是可以感覺到從電話中傳遞出來的光以及能量,我也察覺到當進行一個段落她都會停下來確定能量場是不是有破洞,畢竟我們在做的是釋放負面情緒的工作,這點我應該要好好學習。

在跟菲比討論的過程中,我們不斷的討論到諮詢師的工作以及責任,正是我下午處理公文時的領悟。順著流動讓訊息轉碼成有用且適切的語言,而不是用頭腦洗刷,讓案主自己篩選他所需要的訊息,畢竟療癒的作用掌握在案主身上。當我使用太多的"說與不說"已經在潛意識中將療癒的主權握在手上,或許有太多我"認為"過於玄密的訊息而略過不談,但是這些訊息其實還可以轉碼成更易懂而能實作的語言讓案主接受,這是我接下來需要學習的,在塔羅以及能量訊息場之中轉譯出更精確而詳細的資料。

「接受你所有的一切,然後尊敬他。你的光芒並不是來自於別人給你多少力量而是來自於你決定你要成為多少人的力量,你不只是月亮也是太陽,正視所有來自於源頭的訊息並且誠摯的傳達。」我是諮詢師,我能決定的是訊息的準確度以及精妙的轉譯,而不是案主要不要得知這些訊息或要不要做。我也必須徹底尊重語言所凝聚成的力量,為我說出以及尚未說出的話語負責,將所謂的天戟轉碼成具有啟發性的啟示是諮詢師的責任,而不是壓力。這些體悟剛好與我在《懺,許金剛菩提心》的意境是具有互補性質的,恰巧如同菲比說我有雙極性的特質,常常需要在最多與最少之間學習。接下來的諮詢,我會更加注意向中道靠攏的。

歷經這次的療癒以及這段日子以來的改變,還有我的守護者的異動。我想要成為一個身心靈整合的工作者,首先還是要面對自己的陰影,這些陰影裡面往往有宇宙要給你的成長禮物。接著就是接納自己原本的樣子,並且學會從中尋找到力量,這些聽起來似乎非常的稀鬆平常,但是卻沒有多少人能端著陰影啜飲品味並且找到變質的原因,更少人能夠真正循著內在的光芒前進,反而讓世俗的霓虹迷亂了眼睛,這段時間我所接觸的人事物正不斷上演這樣的戲碼。

我一向都不贊同某些治療師或身心靈工作者的造神運動,這個職責不是要塑造另外一波神王運動,我們有的只是多一些技巧以及技術來整合身心靈其實一點也不神秘只是大家都遺忘了,而我們不能偏重任何一邊也不能忘記任何一邊的重要性,我們身負著治療師的咒,就算這個咒名消失了,我們依然是如此的存在,說到這裡我也恍然大悟,為什麼我的靈魂藍圖中沒有"自我安全感"這一環。

感謝所有協助我的人:小魔女D、一起去宜蘭的夥伴、菲比、sandra等人

我的喉輪還沒有完全好,但是今天起床已經鮮少咳嗽,感謝宇宙感謝天父地母以及一切生靈。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