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的學習-近日觀照與自我療癒

24

生命的特定考驗期

赤熾天火流過人間的時節,也是我的考驗來臨之時。我想我與夏天甚是有因緣,在命盤上,如果流年太陽進入牡羊座之後就會連續引發我在的靈魂課題以及靈魂力量,幾乎所有層面的問題都會集中轟炸在四月到八月這段時間(真是可怕的集中型),自從會看占星之後就更加確定自己的功課在這段時間裏面會明顯的展現出來,尤其今年是隱者年,所有從事身心靈整合的生命都會在這一年面臨到物質與靈魂的拉鋸,處理最幽微的靈魂議題。

五年前的仲夏我曾經罹患左半邊顏面神經麻痺,長達兩個月左右的時間,那段時間映證了我的左脈Ida嚴重堵塞,並且開始拒絕接受來自月亮的力量,也拒絕接受內在來自於母親的養分。在醫生僅能以不明原因合併電檢與常人無異的狀況下,只以中藥輔以每日的金剛經歷時一個月,最後在連續三個凌晨夢見一根金手指鑽眉心輪(當時只知道那是眉心,不知道有脈輪),然後第三天清晨突然恢復,一切無礙。

三年前的仲夏,我甫從大一離開宿舍搬入了堪稱鬼屋的租處,加上不願意面對陰暗面以及潛意識中那些恐懼以及殘暴的片段,抗拒夢與業,我的身體呼應了靈魂的抗拒,大腸激躁症就來找我了,不斷的焦慮,不願意面對的陰影,不願意面對的回憶以及生與死的恐懼(大腸),腹瀉與便秘交錯著抓緊與放棄,半夜被身體中的洪流聲驚醒,那些被我擠壓到海底輪糾纏的前世今生,轉世之前最後的諾言與契約,形成皮囊的最後一道手續就是認清任務,我膠守在緊緊封閉的殼中,猶如一尾擠在早已過小殼中的蟹。一年後,我以食療與瑜珈輔以普門品釋放焦慮的潛意識,大腸激躁症也在光中釋放,歷時兩年沒有復發過,我也極少有青春期時的腹瀉問題。

今年太陽的議題

今年仲夏,歷經一年的身心靈探索,塔羅諮詢的工作讓我的生命歷練成熟不少,在這過程中我也陸續找回了很多過往的記憶以及戰友,也讓很多人看見我的存在,然而我發現越是這樣越讓我不安,有一種幽微的引力,一片片閃闇的碎片。那些看似恐懼的黏滯物緩緩的從太陽神經叢與眉心輪以及臍輪與心輪泌出,一股股等去處理。

要先感謝我的個案以及學員們,讓我在諮詢以及教學的過程中觀照到內在的負面意識還需要更多的察覺以及淨化,感謝我的朋友們一路以來攜來約定的協助以及挑戰,感謝我的戰友們在過程中與我同面對,協助我度過許多艱難的課題。這一年來儘管處理了大半的負面議題,我依然發現有許多即將浮現的負面能量,順著星界與月亮勃漲的力量正蠢蠢欲動,直到夏至的凌晨兩點,熟睡的我突然夢見房間裡面出現強大的太陽光,向太陽神經叢飛去,我夢醒從床上彈起來,腹部有一種燥熱感才確定那是真實的力量。

太陽神經叢的議題,一直以來都是我避免去面對的議題,那裡存放著有關於自信以及理想實踐的力量,那裡也是生命純粹火燄,一旦燃起就能點亮靈魂的聖殿。

隔天,我的臉部發滿了疹子,類似過敏卻不是典型的過敏現象,有經驗的朋友稱他做紫外線中毒,皮膚科醫師稱他為丘疹光害皮膚炎(馬洛卡粉刺),起了小面皰狀的疹子,卻沒有化膿或發炎,輕微搔癢脫屑,據說這種症狀不會在日曬後馬上出現,而是在一兩天之後才會出現,也往往跟使用的保養品或是防曬品有關。而我也請中醫師幫我把個脈,中醫說我身體還算不錯,胃有點虛寒,加上我有食用熱性食物會起疹子的體質(羊肉或辛辣物等),可能是體內寒毒在清除的現象。(基本上小爺我也是很科學的傢伙!)

種種跡象皆指向太陽神經叢的意涵,火焰、太陽、驅寒毒,我想該是清除的時候了,因為太陽神經叢的問題引發心輪以及臍輪的狀況,從年少時開始至今,已經處理了不少各種脈輪狀況,而二十一歲之前的胃病雖然已經鮮少復發,但是可以感覺到有些細微能量正從更深層而幽微的內部滲泌出來,形成一股必須誠摯面對的能量狀態。

內在的撼動一開始出現了我的焦慮,最膚淺而易見的,是屬於外表的,屬於物質的,擔心醜陋的容貌就此定型而造成在物質界活動的不便,擔心別人盯著自己看的目光,最外層的自信議題幾天之內,便茁壯的形成樹影,硬是罩在我的能量場上,但是我知道這是自己造成的。接著是我的恐懼,擔心是因為處理他人業力,擔心是因為能量沾附,擔心是因為詛咒。再來是我的放棄:或許就一輩子如此了,反正本來就不是靠臉吃飯也都出現了,接下來是我的抱怨: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感謝我自己學了花藥治療,也謝謝李穎哲醫師的協助,我開始服用野生酸蘋果crab apple、構酸醬mimulus、白楊aspen、落葉松Larch、橡樹oak、楊柳willow、聖星百合Star of Bethlehem,果然讓自己的情緒穩定很多,逐漸撥開這些外表的、恐懼的、不滿的、忌妒的外層情緒,心情以及臉部的狀況也隨著好了許多(還有加上我爹獨門的解毒藥酒),不過我想事情並沒有因此結束。在這裡我還真的很謝謝發明花藥的巴哈醫師跟我的花藥老師-李穎哲醫師!

戰慄的自療

第二天下班之後(28號高塔之日),我跟友人S聊完鼠尾草事宜之後就決定要好好進行一場自我療癒。噴了空間噴霧,點起鼠尾草,燃起金銀蠟燭,擺上水晶柱,握著紅藍寶石以及激光柱,習慣性的先調整呼吸,在呼吸之間緩緩的鬆開身體,七個呼吸循環之後發現心輪以及太陽神經叢輪與臍輪有明顯的狀況,祈請靈氣治療,擺了自療手位,緩緩轉入七個脈輪,果然在這三個脈輪感覺到微刺感,但是卻沒有擔心,反而有一種喜悅感,我可以感覺到這會是一次很好的體驗。持續用旋轉方式清出脈輪之中累積的負面能量,怨恨的、無自信的、無自我價值感、討厭的、難過的、遺憾的、被遺棄的、絕望的還有罪惡感等等。當我陸陸續續面對這些記憶片段的同時也不斷的祈請靈氣之光帶領我釋放這些印記,釋放掉相同被牽制住的能量索,感恩然後放手。

做完前面換作背面,果然也很精采,後心輪跟後太陽輪大概有一些年久失修的傷痕,一一的清理修復後冷氣房的我也一頭汗,往臉上一摸,疹子的觸感已經消退很多了。

接著是棘手的部份,我呼請我的靈屬前來協助我,擺開脈輪水晶,調整身體姿勢發出共鳴音,果然震動在太陽輪以及心輪出現失衡,尤其在太陽神經叢跟後心輪過不去,我先處理心輪的問題。當激光柱探入心輪的問題能量層,一堆畫面馬上浮現出來,那是關於"背叛"與"信任"的議題,在這背後隱藏的是幼年時期被遺棄的疑慮,我看見inner child在外婆家哭泣的畫面,我看見朋友的背信在我的強顏歡笑中劃下一道道傷痕,我看見個案的質疑造成的能量衝擊等等,我看見也感受到。接著是一一的釋放,利用粉晶與東菱玉的溫柔震動軟化這些固著的能量,灌注的能量像一雙溫暖的手緩緩的拂過緊繃的胸口,鼻頭一酸,張眼就落淚,我終於笑得出來了。

當我將激光柱向下移,發現後心輪以及後太陽輪之間有個什麼東西卡住了,那個位置也是我過去經常酸痛的位置,有一種椎心刺骨的痛,莫名奇妙也沒有理由。

將激光柱探進去,意象打開了腹腔,發現了一個類似心臟大小的能量團鑲嵌在心輪與太陽輪之間,輕輕的切開。像是一個裝滿血肉的黏球,我將他捧出來,那是一個有關於戰爭的深層記憶,帶兵的將軍浴血獨活在空無一人的戰場上,到處散亂的血肉屍塊與羽毛,頹立的旗幟與斷裂的劍,空洞的眼神與懊悔的神情令我的胃開始絞痛,那是一個關於光與暗的戰鬥,不管我隸屬何方,我只知道我這這裡被無助與愧疚還有苟活的罪惡感吞沒。這罪惡感與我的自信扣住,不只在神祕學領域,我對感情與物質一樣沒有自信,甚至後來影響到我的臍輪,對於親密關係的恐懼與自我價值的恐懼,我是無法大聲說出自己優點的人,因為我擔心過多的展現會傷害到別人(自己),因此不斷的壓制自己,我擔心無法完成契約,我恐懼失敗的結果,這是我虛寒的太陽輪,我找不到自信的太陽輪,當我祈請光與重生紫焰燒盡最後一片染血的羽毛時,身體向前傾了一下,原本酸痛的兩條背筋奇蹟似的不痛,我似乎感覺到背部新展了一對翅膀,從剛剛清除的位置。

治療最後,我利用地水火風四大元素淨化了能量體與脈輪,讓脈輪重新綻開獨特的花色與光輝時,可以感覺到有個訊息正以金色的翅膀型態靠近:你是值得享受豐盛的,因為你確實有能力。你可以抬起頭來,挺起腰桿,按照你靈魂的意願前進,其他的多餘牽絆將會消融在光之中,你的恐懼是警惕的教材,將會成為生命重要的經驗,提醒你已經戰勝這些不堪的且憂愁的。你很獨特,取回你原本的力量,執行你靈魂藍圖的步驟。你是神聖的,尊重每一個來到你生命中的訊息並且將他實現。

張開眼,我的背與胸口在23度的冷氣中浸濕,但是我帶著微笑,突然發現尚未完全消去的臉疹已經不再令我難過,突然發現我可以微笑的面對接下來的挑戰,突然發現我對於自己的觀察更多信心肯定,突然發現為了真理的戰鬥不叫犧牲而是成就。

我還有很多議題需要處理,但是我將更樂意接受挑戰與未知。

後記:29號早上起床,疹子奇蹟式的幾乎不見了。只剩下巴一小塊區域,皮膚其他區域也幾乎恢復原本的狀態,已經看不見28號的小疹,比D測出來的日數還要快一點點。我也要誠摯的感謝能量路上的同伴-D小魔女,除了協助我找出病因之外更是以分享協助型態支持我!願我們彼此都能提攜對方並且如實步履在我們的契約之上,無所障礙,光照圓滿且昇華與光。

後記二:7月1日早上所有疹子已經消除,也沒有留下疤痕,還我光滑本色!不得不佩服小魔女D的神準,也感謝他傳授紫色陽傘抵抗強烈紫外線的高招,現在小爺我出門必備!

PS~這一切都是我的現象場,歡迎善意討論。不喜請自行略過,尋找自己的天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