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的守護-幻滅與重生的光芒

 !圖片

 這一天中午接到一通緊急電話,高中的恩師告訴我他父親(以下簡稱C)目前肝癌轉移到肺,呼吸十分困難也正在使用標靶藥物治療中,他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想問問看我可以做些甚麼。

可以感覺得到聲音是顫抖的、無助的、悲傷的等混合而成,我說我可以為他做遠距靈氣試看看,或許會有一些幫助,至少透過靈氣可以大致上了解全盤的狀況,或許也可以了解到一些科學儀器還沒有辦法探測的部分。

晚間操練時間,開起神聖空間,架起結界,點燃心靈之火,畫了遠距離符號。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削瘦灰黃的臉頰,用一種已經非常疲憊且無奈的表情看著我,那種眼神我看得出來他已經想放棄他的生命了。高我對話中我詢問是否願意接受靈氣來協助自己,沒有回答,沒有表示也沒有表情,輕輕的我唱起了歌,改用薩滿的方式對話,用沙鈴的語言,告訴他大地母親的子民都有接受療癒的機會,請他保守任何的希望。他終於開放心壁,讓靈氣能順利進入。

過程中我一直感覺到胸腔與喉輪過度缺乏能量,而且非常的虛弱,其他器官卻還好。我告訴老師這些狀況,也與醫生告訴他們的現象十分的吻合,那天晚上呼吸困難的狀況有減緩,而且比較能夠入睡。

我以為就應該可以繼續七天的療程,應該會慢慢有起色,因為抽了牌都尚未出現肉體死亡的牌面,雖然真得非常虛弱。

第二天老師告訴我,C開始會覺得身體怪怪的脹脹的,感覺不舒服但是卻無法確定是甚麼,一直希望醫師幫他注射麻醉止痛,我用能量測試法測出這些感覺可能是藥物的作用還有當靈氣大量進入,可能會有一種充滿感,C卻長期處在能量耗弱缺乏的狀態之中,或許一時間也會有不適應感。

老師不斷希望我可以跟他父親溝通,希望父親可以重拾求生的意志,希望透過我轉達他們的心意。我告訴老師:你們是血脈,其實你們的傳遞遠比我們治療師還要有效果還要直接還要強烈,你們如果可以集合且專心一意的與C對話,應該會有更好的效果,於是我請老師與他的姐妹們能夠進行心靈對話,傳達對於父親的愛。

這天晚上我進行靈氣遠距離的療癒,過程其實比第一次還要順利而且穩定,感覺上C有意願讓靈氣的能量進入,過程中我依然看見那張削瘦的臉,但是這一次他已經有意願讓我為他進行靈氣療癒,只是依然默默不語,似乎對他自己的生命已經覺得沒有希望可言。我本來想調配一些巴哈花精給C,不過這一切就在隔天計畫全部被打亂。

隔天早上,我接到老師妹妹的電話,她說做完第二次的靈氣療癒,老師說C的呼吸狀況有比較減緩,感覺臉色比較好看一點,但是卻依然覺得自己渾身上下不舒服,凌晨一點多住院醫師在C的哀求下注射了麻醉止痛劑,結果C睡著了,就這樣一睡不起,一直到早上都沒有醒來,陷入昏迷而且是不斷哀吟,醫師認為他已經沒有意識,但是家屬聽見這種深切又痛苦的哀吟,認為父親是痛苦萬分的。打電話給希望了解是不是有其他的方法可以減輕痛苦,不過因為我下午必須進花精中心接個案,順手抽了Spiral Tarot,出現了女祭司,冥府之后的化身,我想這是一種暗示,但是因為我也又抽到了魔術師,我建議家屬還是信任醫療系統,不過我也給老師一點心理建設。

我問如果狀況真得很不良好,他們自己是不是有甚麼打算。老師說他們希望他是舒服的,不希望他繼續痛苦下去,不管是怎樣的狀況。因為帕瑟芬妮與漢密斯,都有接引亡靈的力量與意味,雖然我還是鼓勵老師與家屬們要持續跟他對話,請他加油,但是我的心裡其實已經有了底。

晚上做完塔羅諮詢個案我接到通知,C進入了加護病房,狀況很不好,不斷無意識的低吟,然後胃部出血,血壓非常低,醫生說狀況非常不妙,他們全部都很緊張,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我告訴自己冷靜的觀察這整件事情,用老鷹的眼界吧!

這天晚上我做了追蹤,追蹤到C的靈魂能量有很大部分的佚失,用中國的解讀應該就是三魂跑掉兩魂的狀況,在這樣的狀況下基本上人不可能清醒但是應該也不會就這樣離開,而且就算醒來可能也很不容易恢復神智,我馬上告訴老師。老師問我這時候C會去哪裡?我說可能是最想去的地方或是最想見的人,老師除了家裡也沒有任何答案。然後我敲起皮鼓,希望在交錯重疊的時空中發現一些線索,藉由穿梭的過程,尋找到C佚失的那些部分。

鼓聲沉沉昏昏,燭火幽幽晃晃,我的身體隨著鼓聲輕輕晃動。突然似乎感覺燭 火便亮了,變明艷了,一瞬間我聽見三重女聲告訴我,第一重說這件事情過程中牽扯家族業力,第二重說一部分靈魂在老家,一部分在台東,第三重說我應該尋求地藏王菩薩的協助。

大願幽冥主,發誓「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菩薩,大地堅忍不拔毅力的化身,端坐在闐闇冥府之中,發出明光照亮整個幽冥世界,引度苦難的幽冥眾生,千萬億年不退道心,直到地獄不再充滿業火業風,一切眾生皆破執除迷,看破這苦難的幻相。

我撥了電話給老師,雖然他很信任我,但是這一切聽起來可能有編導台灣民間故事劇場的嫌疑。我支支吾吾告訴老師一條魂在家裡找到了,另外一條在……台東。當我問老師台東對於C的意義是甚麼?他似乎在台東不想回台中,他說他想待在這裡。老師告訴我,因為C很喜歡台東,幾年前曾經帶老婆到台東去玩,還說希望可以住在這裡,很喜歡台東。一瞬間,連我自己也不能克制的起了雞皮疙瘩,這一切也太契合了吧?

第二天晚上,我關起祭壇和室的門,架起結界,開起神聖空間,祈請四方四靈與父神母神來到身邊,點起蠟燭焚燒白鼠尾草、沙漠鼠尾草,一股沉重厚重的能量從祭壇中心湧出來,像是一股能量的噴湧泉從地心破出地殼泌出來。那是大地守護者幽冥之光,遠遠的似乎可以聽見有錫杖輕響的聲音,我請求協助,請求協助C可以順利繼續生命的旅程,請求大地母親的協助。當我吟唱著無意義的音調配了沙鈴啪沙啪沙的節拍,突然我聞到不是草藥的味道,耳邊似乎有一種空鳴,我知道我到了海邊。

那是一種過度美麗的海岸,天非常藍,海非常藍,只有一個灰色的影子-C。我詢問他願不願意回到自己的身體裡,他說他覺得那裡太痛苦,太多人為他傷心,太多冰冷,太多恐怖,他想一直待在這裡。我說這樣是逃避,根本不能解決痛苦,因為他的肉體就在那裡,不回去甚麼也不能做。然後開了一條路讓他看見家人們的樣子,我想就是這個讓他緩緩轉身,向我走來。

在領著他回到病床的時候,我突然被推到 一百公尺 遠的地方,看著C與地藏菩薩正交頭接耳,我想這是他的選擇,我還不能直接聽取的靈魂奧秘,然後C看著我似乎等著我將他送回去,我又被送回床邊,然後將C送回他的身體裡。啪沙啪沙嗡嗡嗡吽,我回到祭壇前,張開眼睛時視覺有一點無法聚焦,深呼吸,感謝且解除。

我告訴老師,已經將C帶回身體,有兩種狀況,一種是奇蹟似的復原,然後去完成他要做的事情,另外一種是快速的離開人間,而我認為C可能選擇後者,我希望大家都能做好心理準備。

是的,我也要有心理準備,對一個治療者而言,個案的狀況其實也關乎他自己的內在的鏡面,當我們面對死亡這個議題時如果還有恐懼或疑惑,那就無法做出真正的協助。或者如果我們存有著自我或自慢的心態,或許這個宇宙也會用驚雷一般的情境使治療者覺醒。我們是療癒的管道,我們能提供的是良好的療癒品質而不是生命,不是夢境,我們只是協助個案療癒自己的通道,面對個案的選擇離開,也就是尊重生命最關鍵的決定,只有尊重沒有強求。

星期天早上老師說C的狀況似乎沒有好轉,血壓更低了,我說再給他一點時間吧!

晚上帶完塔羅冥想活動,老師說C好像完全不痛了,也不會發出痛苦的呻吟,我提醒老師,可能要有心理準備了,老師問我哪時候,我回答大概是今天晚上或明天凌晨,因為我今天連結地藏王菩薩時,祂告訴我已經在準備C的事情了。突然我的記憶被拉回去國中那時候,媽媽在車上隨口問我奶奶還可以撐多久?我很正經的回答不會超過四天!沒有想到奶奶就在第四天早上過世,這件事情對我有很大的打擊,不過這次我竟然也可以這麼平靜且鎮定的告訴老師。

晚上近十點,接到老師電話說醫院真的來了通知,她們選擇不急救希望可以送回溪湖老家,從台中送回彰化南部,這中間有一個小時左右的車程,老師懇求我協助她們,我說:你們要告訴C已經快要到家了,快要到了,還沒有到,請C再努力一下。然後心象突然出現地藏王菩薩的法像還有時鐘指向十一點的畫面。我告訴老師時間可能會是在子時,我也會盡量協助他們在這之前可以回到老家。

我從外頭趕回家,一路上輕輕吹著氣,大地媽媽啊!聖山啊!聖海啊!月亮啊!一切星辰啊!請協助我,請協助C。走過每個十字路口我都藉由十字路口的連結線索去觀看C的狀況。一直到回家,披上斗篷,做好所有保護,抓起鷹羽,將皮鼓與沙鈴放在腿邊。老鷹啊!請帶我以最快的速度到C的身邊,呼咻呼咻。

我點起七個白蠟燭跟中間一個黑蠟燭代表C,然後以皮鼓引領著祂離開加護病房,砰咚砰咚砰咚,皮鼓似乎越敲越清亮,我吟唱著低沉的節拍,一連串無意義的單音,然後我感覺C被送上了救護車,我感覺到了一陣陣車輛行走的震動(大概跟我家樓下是大馬路有關)。然後我立起鷹羽,我知道C正在回到祂的老家,祂熟悉的地方與氣味,我已經無法分辨時間過了多久,一切像是在某種存在的洪流。

突然其中一個蠟燭火焰突然竄起噴出蠟油,跳出一滴,隔了一陣子另外一個蠟燭又跳出一滴,我突然意識到這是地水火風四大解構的徵象,我馬上打電話給老師她們到了哪裡,她回答我快到了,我請他們持續傳達對C的愛,然後掛斷電話繼續跟著他們。

第三個蠟燭、第四個蠟燭,我瞄著身後的時鐘,大概是11點10分,淨化空間、遣送能量、感謝天地宇宙一切的協助,我想C應該已經順利離開祂的肉體,我打了電話給老師,她告訴我醫護人員在11點05分宣佈C確定離開人間,而我的時鐘一向都會撥快5分鐘。

不過老師很感恩的告訴我,C離開之後的神色是微笑的,連眼睛都是笑的,她們已經好久不曾看過了。而且C的臉色非常好看,就像是安詳的睡著了,一點也看不出來祂之前有甚麼痛苦。我說感謝菩薩已經接引祂了,然後交代一些事宜,我請她們不要讓自己太累。

這整個過程,我異常的平靜,雖然我過去的學習中並沒有教導我怎樣協助一個失落的靈魂回到身體來,尤其是尚在人間的靈魂。也沒有學習過如何協助一個即將離開的靈魂順利離開,這些事情都是過去在學習薩滿旅程中我很不想面對的一塊領域,但是我知道這是我必須要經驗且學習的。

死亡與重生,真正進入第二個生命是老鷹的學習,而遲鈍的我一直到11/26到了TEMPLE33的新月儀式才發現,我原本選擇坐在某個角落,卻讓一位同學交換位置後到了東方的位置,老鷹的位置,第二個童年也是第二個生命的開始。而那天下午我在松山慈祐宮的地藏王面前,確認這件事情是一種巧合或是一種證明,祂明確顯化著後者的答案。

地藏王菩薩對我來說就像是我的守護天使尤利爾Uriel地獄之火的守護者,也像PLUTO的力量,進入最幽暗的地方轉化新的光芒,我一直都知道卻不願意面對這個部分,畢竟它可能還是過於沉重,尤其是台灣社會對於死亡議題有一種異常的恐懼,不過我想這或許就是一種階段也是一種提醒。關於治療者與個案之間的關係,更重要的是治療者如何從自己的幻相與皇宮中走下來,來到這個世界上最赤裸與真實的情境中創造實相,如何協助個案與家屬還有自己面對死亡?這與 李穎哲 醫師推薦我看的【小鎮醫師的生命課題】有互相呼應的況味,我想我非常感謝C讓我順利轉化了這麼重要的階段,我覺得我的SAMHAIN轉化到這裡才算是告一個段落,感謝TEMPLE33,感謝宇宙,感謝一切與我對談過的生命,感謝大願幽冥主,感謝大地媽媽。

PS~當然這一切只是我的現象場,有意見可以討論,不舒服可以隨時轉台!謝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