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SUFI:SEER個案與課程的回饋分享(增加後記)

SUFI,我習慣稱呼她為明瑩veetnisha,在一場我舉辦的儀式上相遇,然後開啟許多不可思議的緣分。讓我認識深具名望的占星師以及人類圖導師-DEEPAK,讓我的心靈獲得美好的支持以及深刻的提醒。

目前SUFI與DEEPAK周遊列國分享占星學以及人類圖的個案,在世界各地都有散播覺察種子的足跡,SUFI在其中也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個人的生命經驗也非常的精采而且充滿靈性,部落格非常值得一看。

謝謝她遠在他鄉的分享,我個人感覺到她太過抬舉我,這是我的榮幸,在這個跨入2012的時刻,對我的支持也是有莫大的能量。

也在這裡謝謝我所有的學生以及夥伴,你們是我成長的動力,我們一起努力提升吧。

來自SUFI:

The Spiritual Teachers in My Life Forever 01 Seer

我生命中永恆的靈性老師(一)思逸Seer

sufi

上個月好友來訪,言談中聽到我提起Seer其人其課程。
問我:為什麼這麼想要跟著Seer學習?
答:因為要碰到一位好老師真的很不容易。

我的興趣很廣。就連日常居家生活中電器機械傢俱之類東西有故障,很自然就自己動起手來修理,或許也不能稱得上是修理,就只是好奇怎麼不動了,去搞清楚,好幾次無意間竟然碰個正著,竟然又可以動起來了。如果左弄右弄還是弄不好,就送修啦。在這東試試西碰碰的過程中,往往也對機械構造的某種神奇,很覺不可思議。

結構撐起整個世界,不管我們看得到看不到,不管我們有意識到或無意識到,世界的運轉有著自己的結構運行著。我們生活在這結構中,可以說安心,也可以說束縛;畢竟世界自有其運轉的軌則,不用擔心天塌下來,即使天塌下來也是有其道理在,而人生活在這世界,也必然無法掙脫這樣的結構軌則,又何嘗不是種束縛呢。

記得在2009年中,無意間進入了Seer的部落格,他的文章讓我深受感動。老實說,我對Seer很熟練的東西是完全無知的,但是他的表達,我似乎接收到了什麼。要問是什麼,我真不知道,只能以滿滿感動來說。記得很清楚的是,他把很多東西,似乎是各種宗教或信仰禮敬的崇拜的對象都放了進來,但我卻完全沒有感覺到那是胡亂湊在一起的東西,也沒有感覺那是共同擺在那邊好看或當噱頭的把戲。說真格地,記得當時第一個念頭是,哇,這個人是什麼人啊,竟能如此來表達啊?!加上Seer有些文章記下了他內在心路歷程,種種這些,字裡行間流露的是某種我不知如何以語詞來形容的東西。觸動我心靈深處,大概是最接近我所能描述的了。

有次課程或個案之後的談話中,跟Seer提到說,(在我的求法求道生涯中)我對形式沒有興趣,只對本質有興趣。只要掌握到本質,那麼要以什麼形式來呈現都無妨。Seer當時回應說他有興趣的也是本質。在那當下,我突然明白,為什麼Seer的東西這麼吸引我。原來那就是本質。

啊,怎麼這次寫來,感覺上很硬呢?記得以前幾篇寫到Seer,總是相當感性又神祕的心情,怎麼這次這些元素都不見了呢?或許這是我現在的心境吧。不過仍然沒有變的是,依然充滿著敬意與感動。那永恆不變的連結,我生生世世發願得遇善知識的願,都在在分明現前。

好 啦,這有點像是把結論先寫在前頭了,接下來還是說些較具體的個人經驗。要記得人(包括我自己在內)總是健忘的,有時候還是需要再三的說,才會再回憶起來, 或者還未曾經驗到的有緣人,才會忽而看到。偏偏我是個特懶之人,覺得說過一次已足,或者不是懶,應是沒耐心吧,又或者是覺得每個人需要為自己的生命負責 任,我何必如此多嘴呢。這也是我不認為自己是個滿懷悲心的菩薩。記得前一陣子跟Deepak說,I don’t have much desire. But I am full of passion. Is it something very contradictory? Deepak說,Yes, it is contradictory. But it is also very true of you. 當時Ven. Tenzin Weigyal在旁說著,菩薩本來就是充滿熱情的啊(Bodhisattva is full of passion.)。 ㄏㄟ 我還是無法認為自己是菩薩,真正的菩薩在我心目中很崇高的。我只不過是個走在這條道路上的人,頻率相近的人自然會相遇,所謂的分享就在當中自然出現。

Seer,嗯,要怎麼說他呢?

2011這一年的我,內在像是自我放逐般地活著。彷彿仍在找尋著生命中的老師,也如同測試著自己的力量似的,隨著動盪不安的流,活著……把自己和往常的世界切斷了,活在瞬息變化的萬象中,我真的離開昔日朋友們很遠很遠……。有幸的是,Deepak一直陪伴著我走過這路程,或者說是二人彼此相伴著,同在找尋著生命中的明師。Deepak已經是我生命中永恆的靈性老師,但是能再遇到一位善知識,我們二人都覺得實在是人生之莫大樂事啊!

10月中接到湘晴的課程訊息,看到Seer在11月20-22日的課程,我又驚又喜又傷心又難過。驚喜的是大約二年前請Seer教導這課程,當時Seer說時機未到,現在Seer願意教導了,內心湧現無上的喜悅。沒想到就在他已經準備教導這課程時,我卻遠在他方,無法參與這課程,當下心情澎湃,至為難過,淚水直流。低盪了好一陣時日,反思自己是否一直在勉強著什麼東西呢?很多事情是要有緣份的。儘管我從來都不知道Shaman,,也不知道Wizard,即使上了Seer的一些課程,也還是懵懵懂懂的,無法具體說明那是什麼,可是我卻長久以來受到某種吸引,很自然地就一直跟著Seer學習。

和Seer的因緣很意外。還住在巴里的那段日子,2009年時,心中生起很想跟一位巫師學習的念頭,至於為什麼有這樣的念頭,完全不可解,乃至到現在還不明白,彷彿有種力量帶領著我或者牽引著我要去學習。然後,有一天,忽然在網路上有人貼上Seer帶領秋分儀式的消息。我進入Seer的部落格,一讀他的好幾篇文章,心中有種無以名之的深深感動,當下就決定要參加他帶領的秋分儀式。當時正是要回台灣的前幾天,也離秋分儀式很近,想著時日這麼近,還有名額嗎?寫了電郵去報名,ㄏㄟ 就這麼樣地,在2009年9月21日晚上,與Seer有了首次的相遇。

之後,也在那年意外地在台灣繼續待下來,又得以參加了冬至儀式,就在那次的儀式中,跟Seer約了個案。然後呢,趁還在台灣的機緣下,一直上著Seer的課程。

Seer的 教學,非常平易近人,內容上很有結構,也很具體清楚,對於他所教導的領域,既有深度也有廣度,可是真材實學的。而這不過是身為教學者很基本的條件。即使這 些都不過是知識,能碰上有真實力知識的老師已經很不容易了,若要遇上還有來自教學者個人的特質所流露出來的能量之薰陶,就真的難上加難了。他的真實、誠 懇、實在,在現今社會中,老實說,不多見了。

Seer的個案,啊,那是靈魂與靈魂的相遇。其實,我在上Seer的課程時,也常有這種感覺。記得有次在脈輪課程中,Seer說明著每個脈輪有著其音聲,也當場示範發出那音聲,同時也示範持咒的方法。就在Seer發出音聲持咒中,忽然一瞬間,我竟瞥見到Seer的臉變成不一樣的臉,那是極度莊嚴無染的臉。啊,請不要顛倒邏輯說那Seer本身的臉是既不莊嚴也有染喔。

Seer不屬於哪個教派,他是獨修巫師,但又廣學各種修學法門,不自立為某個團體之主,就只是提供他的所學與經驗,師生間相互支持。這個相當契合我。記得一個多月前,友人問Deepak說,Is MingYng your follower? 我馬上回應,No, no. Definitely not. I am nobody’s follower. I follow my own convictions which come from my experiences and my value. Deepak也同意我所說的。雖說如此,我不是Deepak的跟隨眾(或者你要稱為信徒或徒弟都好),但是我卻終生追隨著Deepak學習。同樣的,我不是Seer的跟隨眾,可是我終生追隨著Seer學習。原因很單純,誰身上有法,我就跟誰學習。

我真是天生駑鈍之人,思考緩慢,反應遲鈍,口語表達沒啥技巧。不過我是求法心切的人,總是願自己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也祈請存在守護著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今年初,在來到印度之前,參加Seer帶 領的聖燭節儀式時,我祈願著,如果這是條正確的道路,那麼請協助我有善因緣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也願自己的感官能夠打開,感覺到大自然界的存在,特別是我相 當陌生疏離的動物、植物與石頭,我祈願我的感官對他們開放出來。不可思議的是,在印度的這一年,我真的很自然注意到生活周遭的動物、植物和石頭的存在。這 是個奇妙的一年,Deepak和我在身體上一直不斷經歷著很多病痛,但是我們的心境是非常喜悅的。(這有點類似2002年 我在緬甸禪修的那八個月,身體總是各種病痛不斷生起消失又生起又消失地反覆,但是那八個月我的心境是充滿法喜,可說是我一生當中目前為止最安樂的時光。) 一切都是那麼自然地發生,特別是與動物的互動,天天都會遇上,至於互動到什麼程度,每次的因緣又很不同。我可以感覺到身體內的分子都變化著,彷彿我內在與 大自然界的種種有很深又不可見的一條細線連繫著。

跟著Seer學 習的過程中,我不是個用功的學生。生活習慣中有某種極端的我,對於真心想要學習的東西,必然是全身心投入,心無旁騖。但是如果現實生活中無法做到這樣的全 然致力於其中時,我就放掉了。這一年來,剛到印度時,我很堅持地每天練習著來印度之前剛學習的一些功課。後來動盪太大,很多時候更沒適合的環境,很快地, 就丟失了。然後,時光流逝之快,這些東西就這麼從我的生活中消失了,久久,久久。

令人驚喜意外的是,Seer再度開了我以為我這輩子大概沒有緣份的課程。那些長久一陣子消失在我生活中的東西,仍然還存在我的生命中,這下子所有的細胞全被喚起,立刻回應著,是的是的,這就是了。

感謝慈悲的宇宙存在,不捨棄我這流浪遊子。

這篇短文是半年前就想寫,卻遲至現在才成。寫出來,仍有很多辭不達意之處,但完全是真實語。謹以此真實語,獻給我的老師Seer。感謝他在我生命中亦師亦友的教導與支持。生性駑鈍,唯一還值得慶幸的是,自認為在追隨老師上,我是有眼睛的。在我心目中認定的明師,這輩子永遠追隨學習。

 

以下幾篇,是之前曾寫過有關我個人與Seer的接觸學習的經驗感言。

Om Nama Shivaya獻給我的三位靈性老師

人生一大樂事 得遇明師記與思逸Seer學習古徑塔羅

記二位巫師的相遇

為巴里房子祝福(上)謹以此文答謝我的老師Seer

為巴里房子祝福(下)謹以此文答謝我的老師Seer

 

後記:

忽而想起來二件事情。

才和Seer接觸二次之後(2009年秋分儀式和冬至儀式),發生了一件事。當時忽忽(一位女作家)車禍昏迷,我個人完全不認識忽忽,不過因為她是我的好友之摯友,我感染上那種哀傷急切之心,很希望能夠為忽忽做些什麼事情。由於之前才讀過Seer部落格上他處理他老師父親死亡的過程,我是深深至為感動的,也因此就想說或許Seer可以幫忙做什麼。當時請求Seer是否可以為忽忽做像當時他為他老師父親所做的個案一樣,我願意付這個案費用。

後來收到Seer相當真切誠懇的回函,說,他思考了很久,還是不能這麼做。一來,他只為至親做這樣的事,除非當事人是我的至親(直系親屬),也就是提出要做如此個案的人必須是至親關係的,否則他不能隨意侵入別人的世界。這是他個人身為巫師的一個原則。二來,這和錢無關。或許見到如此案例,有人提出請求,但他卻沒有做些什麼,是否很不慈悲呢?他思考了之後,覺得這也和慈悲無關,除非當事人的家屬來請做個案,那麼他才有立場去做些什麼事情。否則還是侵入了別人的世界。

收到Seer這樣的回覆,我心中充滿了敬佩。一是他的坦白直言,二是他的有所為和有所不為的原則。

還有一次是上塔羅課時,Seer提到來找他做個案的當事人,如果他們提出來的問題是要知道別人的情況時,他首先會先釐清楚為什麼當事人想知道對方的什麼事,這和當事人的問題有什麼關係嗎。我一聽到Seer這樣的分享時,真是感激至極。記得多年以前初學塔羅後,我曾接了幾個個案,當中就碰到一位問有關關係的問題。由於當事人對對方還沒把握,一直想要透過塔羅去探知對方的種種,我當時就覺得很不妥,卻不知道如何拒絕她不合理的請求。當初跟著Mangala學習塔羅時,很清楚記得她說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要謹慎處理。當要以塔羅諮詢有關關係的問題時,心態要謹慎以對,畢竟隨意侵入別人世界中是很不恰當的。所以當Seer提出他對這種情況的處理時,我真是感激零涕啊。這也是身為塔羅諮詢師的原則,除非和你有關,或者得到當事人同意,否則以塔羅作為侵入別人世界的工具,是相當不可取的。這是職業道德倫理。

就是從這種小事情中看到一個人的質。你身上具有的能力,如果沒有界限和原則地使用,卻用來刺探和自己的問題不相干的別人情況,這是侵入別人的世界。

難怪當初我雖然對Seer完全無知,但是我卻打從一開始就對他有很深很強的信任感,或許是我無意識當中接收到了Seer那正直與真實的磁場能量(Aur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